zoewa

這裡只寫8團同人,嚴重OOC
21CP通吃,不挑食,最愛橫雛
篇章冗長,文也打得很慢...
習慣分段打文
小學生文筆,常出現錯別字,
還請客官見諒...

怪盜∞ 《第一章-消失的名畫》-1

●8UPPERS設定但用本名,嚴重OOC
●CP混亂,21CP都可能會出現
●正文都是劇情為主,最多只會有點點甜,車最多只有暗示
●每章節為一個事件,而且會分很多段,所以還請耐心等候m(_ _)m
●如果劇情有BUG,那絕對是因為我太笨又沒有邏輯〒▽〒


正式邁入第一章節!
每一個篇章都會有主要負責任務的角色,
第一篇就是村上負責,
(當然其他人也會出現與協助)
所以還是稍微介紹一下他平時的工作內容吧!
前篇序章有提到,
村上是以刀械為主要武器,
大多是以獵刀小刀為主,
平時也會放一些鐵製武器在身上,
就好比如前面提到的鐵球。
村上還會易容術,會一點變聲,
喬裝別人時個性也改變,
讀心術的能力也相當厲害。
最常做的工作就是潛入。

說起來這設定真的挺萬能的 (*´艸`*)
不過其實我本來就把每個角色都設定很強 XD

下面就正文開始!



--------------------------------

《第一章-消失的名畫》-1


 

在夜深人靜的美術館裡,清晰的腳步聲迴盪在展館內……

一名身材修長的男子出現在月光投射的走廊間。由於沒有燈光的關係,完全看不清他的相貌,只能從頭頂上方看似警帽的形狀辨別得出他的身分。

他持續遊走在館內,並走到更內部的區域,這一區所掛的畫框都比較大幅。似乎是要防止光害,閉館時的燈光都打在下半部,所以也不知道是展示什麼畫作。

當然、警衛的臉也就更不清楚了。

他筆直地走著,像是有目的性的,連附近是否有動靜也不以為意,行為上看起來並不像認真在巡邏……

直到他走進了只有單一出入口的方形空間裡,那裡只掛著十五幅畫框。他毫無遲疑的直接走向左方一個並不是相當大的畫框的面前。

地板微弱的燈光,只稍稍顯露他臉部的嘴角轉為弧線……

 

而畫框旁的介紹貼牌,則說明此畫是約翰內斯‧維米爾的《音樂會》……

 

∞           ∞           ∞           ∞           ∞           ∞           ∞

 

近期、在東京都最大的西洋美術館,正舉辦一個為期三個月的經典名畫展。

有些是真跡的名畫;有些則是世界少數的複製品;還有一個特別的區域,是完全沒有畫作只有畫框的展示區,但這區域是用機器投影的方式展現出畫作的模樣。

也不知道是什麼科技技術,即使是在側面觀賞的觀眾,也可以看到如真跡留下的油墨厚度以及日積月累的痕跡。

這展示區的呈現方式也很不同,是有固定的播放時間的,時間一到就會順著畫作年代一個一個地顯示出畫作與作品解說。

 

其中一個空白畫框,就是約翰內斯·維米爾的《音樂會》。

 

這幾幅畫之所以是空白畫框也是有原因的,它們都是歷史上很有名的失竊案中所遺失的名畫,而且至今為止還沒有一幅被找回來。其中包含《音樂會》的那次藝術搶案,更是史上最有名也最昂貴的失竊案件。

但因為這空間的名畫都是用投影的方式,所以根本沒有原真跡的價值,完全只是為了增進民眾藝術知識的區域。

或許……另一方面來說,也是展現科技的進步。

 

「晚班辛苦了!」一位看起來有四十來歲的警衛對著剛進警衛室的後輩說道。

「不、不,應該的!」年輕警衛禮貌的回應,已經有點小的眼睛又被瞇的更小了點。

他到後頭的更衣間更換制服時,前輩則是例行公事問向他昨晚的情形:「昨晚有無任何異狀?」

他一邊動作一邊回應:「沒有、而且還非常的安靜!」

「哈、哈,如果特別安靜的話就更要注意了。」

他揹起包包走去打卡:「我會提高警覺的,前輩請不用擔心!那晚上交班見。」

前輩也笑著回應。

而青年的卡片上則寫著「武內」的姓氏。

 

警衛的工作結束後,武內去了一趟二手唱片行。

似乎是對古典樂很有興趣,他在那一區待了一段時間……

直到有個人影靠近,很自然的站在武內的旁邊。

對方是一位皮膚白得近乎透明、還戴了副黑框眼鏡的男子。

武內有些在意的偷瞄一眼……眼神瞬間轉為驚訝!

「你怎麼會……」

「直接回報情況。」男子不等對方詢問,劈頭就是要對方講正事。

似乎是熟人,也很清楚對方的個性,所以武內也不拖泥帶水直接說了「回報」的內容:「跟你預想的一樣,這麼大的展覽,所有警衛也不過20餘人,看來最多只有一兩件是真品而已。」武內有意無意的看著手中CD的曲目,發出的聲音也與剛才不同,還多了點沙啞的感覺。

聽著的人沒有其他反應,武內則繼續說下去:「美術館分成三大區塊,目標物則是在三樓中間的區域,動線上其實有點複雜,但攝影機死角很多,只要侵入作假,這根本不是問題。還有,閉館後的燈光都是往地上打,所以影子是很難判定是敵是友……」

「這我已經著手進行了。」男子直接插了話。

「那個……是說、這次任務應該近期就能正式進行了吧……」武內又偷瞄了對方一眼,看他沒有什麼情緒上的反應又迅速地收回視線。

「你應該知道真品是哪一件吧?」

「當然就是最有名的那幅啦!」武內沒有講明,但他知道已經提示的夠明顯了:「但明明這次的目的不在這,為什麼你還想確認這個?」他會這麼說也是問了對方多次,卻都沒有得到明確的答案。

「……」

「怎麼、無關緊要就不打算告訴我了?」武內盯著他的側臉看,語氣像是在吃什麼醋,但也不清楚自己吃醋的點在哪裡……

「……單純只是我想看看真跡長什麼樣子而已。」他留下一句話後隨手抓了張CD就離開了。

「……完全不懂你啊……」武內搖了搖頭看著對方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在轉角處。

嘆了口氣,轉頭正要把手上的CD放回架上的時……

剛好看到了一張黑桃2的撲克牌夾在CD的透明包裝裡。

撲克牌上還寫了些字:不推薦。

「……」「我又沒有要聽……」

 

∞           ∞           ∞           ∞           ∞           ∞           ∞

 

武內走出了店裡,刺眼的陽光照得他很不適應,一沒看好路……撞上了一個嬌小的身軀。

「啊、真不好意思!」是名女性的聲音。

「呃、不,我才是。」武內表情顯得有些抱歉,但整個人的氣質卻有了很大的轉變。與剛才又是判若兩人。

「啊、真慘!東西掉滿一地……」

因為剛才的撞擊,似乎包裡的東西掉了一地。女子慌慌張張的拾起,也不管原先放哪個口袋就直接先往包裡扔。

武內也蹲下身來幫忙,結果正好看到一個黑色像是皮夾的物品……正好是有女子照片的刑警證件!

「啊、啊、不好意思讓你幫我撿這個……」女子趕緊把證件拿回手裡,表情似乎露出很丟臉的神情。

雖然只有一瞬間,但是武內可是記住了—中村奏!雖說「奏」好像不太符合這個人的形象……武內這個想著。

「還都有個村字……」武內喃喃自語。

「怎麼了?」中村有些在意,但卻因為太過小聲,一丁點也沒聽清楚。

「喔、沒有,沒什麼!」武內又鞠了幾次躬才離開中村的視線。

中村歪著頭,但好像又想到什麼,轉身又急急忙忙往反方向跑去……

 

從唱片行出來後,他的下一個目的地就是到一個組合式公寓的某個屋裡。

這個「家」相當的簡陋,幾乎只有最低限度的生活必需品而已,連個小廚房也沒有,解決早餐的方案也是剛才回來的路上隨便買了的便當。

因為太過炎熱,武內脫到只剩下一條內褲,還把剛才夾在CD內的黑桃2扔在一旁的衣服上。

 

緊接著、他以熟練的動作沿著脖子往頭頂……撥出了一層臉皮!

 

終於解脫了、他這麼想著!

 

事實上、眼前這名男子一直都戴著特效妝容在值勤。

而這已經不能稱作「武內」的男人……

 

正是村上信五!

 

「有夠熱的……」他拾起便當,面對著小型電風扇邊吹邊吃著他今天的第一餐。

 

 

早在一個半月前,村上接獲橫山的指派開始,他就著手塑造一個到處找臨工的角色。也為了要讓這角色更加真實,早早就租下了這間公寓,而且想盡各種方法進到美術館。

而且說也很巧、其實村上扮演的「武內」之所以這麼順利就拿到這份工作,也是因為前一陣子剛好有名員工出了交通事故,導致小腿骨折、行走不易……在基於展覽時間逼近之下,不得不趕緊再請人補缺,也因此他就這樣順利獲得這份工作。

 

鈴~~鈴~~

 

手機突然響起,村上不疾不徐的單手接了電話:「喂~」

回答時拉著長音,不知道是心情愉悅還是因為電話那方的關係。

「想想可能還是需要告知你,稍微注意一下撲克牌吧……」

對方也不等村上是否懂他的意思,語畢就掛了電話。

「也太急了吧你……」

電話顯示的人名是「裕」字。那正是橫山的名字。

村上放下便當,仔細看著撲克牌是否有被動過什麼手腳……

雖說他自認是個聰明人,但是完全不能理解魔術其中的手法跟原理。尤其是這種像是在小東西上動過什麼手腳的產物—真佩服安田可以搞得出這種東西!

他怎麼看撲克來都不能理解有什麼奇特之處,甚至把紙牌拿近看拿遠觀察,又翻轉好幾次……也依舊看不出個所以然。

正當他想放棄調查紙牌時……正好注意到透著一點微光被他拉上的窗簾。

該不會是—村上憑藉著自己的直覺走向窗邊,拉開了一點窗簾後對著陽光高舉著紙牌……

 

結果、還真的被他料中了!

 

一般撲克牌一被光線照下來,照理來說應該是透不了光的,但現在出現在他眼前的……竟然是一張像是什麼建築物的平面圖,而且旁邊還有些小字作備註。

再下一秒、又被自己驚嚇到,因為線索跟他最近做的事太有關係了!

 

這不就是美術館的平面圖嗎!?

 

仔細看了一會兒,原本牌上寫字的那一處,其實有個不明顯但很不自然的黑點,大概是因為技術上的關係,安田在製作的時候可能無法去掉那個瑕疵,所以橫山才想到可以在那附近用特殊油墨的筆寫上些字,一般人第一眼也不會覺得有被動過什麼手腳。

再加上一直以來,橫山給夥伴留的撲克牌,不管有沒有留任何訊息,他們也習慣將它帶離現場,而且他也很清楚知道每個人個性會觀察到周遭的什麼物品,所以他才很大膽的把紙牌放在CD包裝裡。

「這人到底腦袋裝什麼的啊……」

村上的這句話是敬畏之意……

他依照備註上的指示,在陽光照射下確定好位置,並且用指甲壓出了幾道很明顯的痕跡。雖然撲克牌上只會看到一些壓痕,但是實際照在陽光下的話,則是會有非常清晰的黑色線條,很可能是什麼特殊材質,所以才能達到這樣的效果。

他看了一下手錶,再一分鐘就剛好正午12點。

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的村上,很自然地走向門前……。

 

叮咚、門鈴沒多久就響了!

 

村上不疾不徐地開了門,看到一位皮膚曬得黝黑、臉部輪廓很深邃的男子。

「是武內先生嗎?這裡是您的包裹,請您簽收。」對方的聲音非常有朝氣而且響亮,很像刻意喊給別人聽似的,並露出一臉燦爛的微笑。

「喔、喔,好的!」他在要簽名的單子上寫了字。

在他接過箱子時,感覺有一定的份量,但實在猜不透會是什麼東西。

送貨員在對方關門前一直保持著微笑,直到關上後……

 

眼神似乎變得有點微妙……

 

送貨員注意前後走廊有沒有人發現,在收單據時,順手把從村上那拿到的撲克牌收到自己口袋裡,壓低帽沿後就消失在樓梯間……

 

村上拆開紙箱,裡面有一把金屬棍,還有些拆卸工具,以及一個小型的夜視鏡;還順便附帶一張金屬棍的「說明書」。似乎這東西並不是什麼電擊棒之類的武器,橡膠握把處甚至還可以旋轉。

安田又發明了好東西呢—村上在理解它的功用後,再次欽佩著他。


--------------------------------



在這稍微解說一下yasu的工作,

yasu是標準的理科腦袋,

基本上就跟yoko一樣是非常聰明的人。

專門負責發明的工作,

而且還懂醫學的天才。

缺點就是個子矮小,

沒有武打的能力,

但是行動很敏捷的喔!




评论(2)
热度(17)
©zoewa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