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ewa

這裡只寫8團同人,嚴重OOC
21CP通吃,不挑食,最愛橫雛
篇章冗長,文也打得很慢...
習慣分段打文
小學生文筆,常出現錯別字,
還請客官見諒...

怪盜∞ 《第二章-項鍊》-1

不好意思更新實在太慢....

最近因為家裡有點事,

所以LF停擺了好長的時間......

本來這週打算放一段的,

但我開始潤文後發現...

因為視角我不喜歡就全部重打了...Orz

不過還好後來重打後感覺比較順,

而且還變得比較甜一點呢///w///



這邊先來預告一下!!

第二章主要是BJ劇情文~

其他人也會出現,

但主要是BJ兩人的任務

6醬的忠犬模式其實有被我誇張化很多.

如有不喜歡這種的設定的各位,

就還請見諒.....Q Q


●8UPPERS設定但用本名,嚴重OOC
●CP混亂,21CP都可能會出現
●正文都是劇情為主,最多只會有點點甜,車最多只有暗示
●每章節為一個事件,而且會分很多段,所以還請耐心等候m(_ _)m
●如果劇情有BUG,那絕對是因為我太笨又沒有邏輯〒▽〒



那下面就正文開始!!

-----------------------------------------------------

《第二章-項鍊》-1

 

「橫山君,有你的包裹哦!」

正在大廳整理全員信件的錦戶,正好看到一個小包裹收件人寫著橫山。

但收件的本人似乎沒有聽到錦戶的聲音,不過這也是正常的,這家中的每個房間的隔音本來就做得特別好,尤其是橫山的房間,再加上又是在二樓的最裡面,沒有親自去敲他的房門,是沒有辦法傳達任何聲音讓他知道的。

看來是沒有聽到—錦戶已經把幾封手邊的信件都分類好後,依舊沒等到包裹主人來領取。他嘟嚷著要不要上樓去敲他的門,但想想覺得麻煩就又作罷,再加上基於個人的好奇心,錦戶打算擅自拆了橫山的包裹……

「拆信刀、拆信刀……」

錦戶轉身去櫥櫃拿工具,但畢竟是做偷偷摸摸的事情,他非常專注手裡的動作!

 

正當他回頭要去拆包裹的時候……

 

「啊、啊~~!你、你、你什麼時候走下來的!?」

 

錦戶被突然站在包裹前的橫山嚇到跌坐在地!因為畫面實在太有趣了,看到全部過程的橫山也忍不住平時高冷的一面而「噗哧」的笑了出聲。

「不要笑啦!真是……」錦戶趕緊站直身子,非常不好意思地拍了一下橫山的肩膀。他很不喜歡讓橫山看到自己出糗的一面,只想一直保持最帥最厲害的模樣讓橫山可以多依靠自己一些。

橫山趕緊收斂自己的笑意:「回答你剛才的話,我其實不是『走下來』,是從院子『走進來』的。」他看到有自己的包裹,又轉頭看向錦戶手裡的刀子……:「你剛才該不會是想偷拆我的包裹吧?」

並不是橫山讀了他的心裡,而是其他信件跟橫山的包裹分得實在太開了,而且還特別靠近櫥櫃的位置,所以他才會這樣套錦戶的反應。

而錦戶在橫山面前可是說不了謊的老實人,飄移的雙眼馬上就被橫山識破了!

「好啦、是我錯了……」錦戶只好認罪……但他趕緊切換了話題:「不過你剛才為什麼要去院子啊?」

「安田之前種的花好像開了的樣子,我吃完早餐就去院子看了一下,」橫山從穿得很破舊的長版外套的口袋掏出了一張撲克來,不知道是什麼特殊材質,才輕輕一劃就割斷了膠帶:「順便給花澆了點水。」

「蛤!?你也會給花澆水啊!」這可真是讓錦戶大開眼界了,他幾乎懷疑眼前的橫山是不是其他人偽裝的!

橫山皮笑肉不笑的說:「反正我說什麼你也不會信……」他順手拆開了包裹,裏頭有一個很普通的木盒,再把木盒打開後,看到的是一個被上下蓋的鋪絨包得嚴實的一條紫色項鍊。

只是這項鍊長得相當奇特,奇特到讓人過目不忘……

「項鍊!?怎麼、女人送你的?」錦戶瞇著雙眼死盯著橫山看。

「我可不像你,三不五時就帶女人回家。」橫山半開玩笑但也的確是事實。他放下手中的盒子,還故意比了個下流的手勢,讓錦戶有點難堪……

「別鬧了!」尷尬之下,他馬上拍掉對方的雙手。

「不過看一下名字大概可以猜到是誰寄的。」橫山指著寄件者的名字,上面全寫英文,雖然不認得每個單字,但至少名字的欄位還看得出來。上頭寫著Jordan這個名字,原始出處是希伯來語,而大J的英文名則是Jared,正好是Jordan的變化型。很多人為了偽造或是隱藏身份,常會利用這種手段改名。

「這誰猜得到啦!我跟大J又沒那種默契……」橫山解釋給他聽卻覺得自己被玩弄似的,不悅地拿著自己的信件到沙發椅上拆件:「那既然是大J寄來的,也就是說有工作了?」

「嗯……看樣子應該是要我們調查些什麼……不過線索就這一條項鍊而已。」橫山仔細翻過包裹的每一處,也不見有什麼機關在裡頭。

「還真是一貫他的作風啊。」錦戶歪頭這麼認為,在拿出信封內的東西時,剛好注意到橫山露出很溫暖的微笑。

錦戶並不討厭大J,而且他還是照顧著這組織的創始人,如同父親一般的存在,但也正因為這樣,橫山幾乎只有在提到大J的時候才會笑得如此開心,不經讓他萌生醋意……

 

他越想越覺得煩躁,於是想抽根菸緩緩情緒,他伸進口袋裡要拿菸盒跟打火機時……

 

不見了!?我明明出確認過放在褲子裡才出房門的啊!?錦戶有點著急的摸了摸褲子上的四個口袋。

 

橫山餘光注意到錦戶有些慌張的反應,露出了有些優越的神情:「作為剛才你想偷拆我包裹的處罰,」橫山把箱子壓平丟在紙類回收桶裡:「菸跟打火機我就沒收了。」橫山在上樓前秀給他看了一眼東西在自己手裡,就連同收起項鍊走回自己的房間。

「橫山君、把菸還給我啊!」那是最後一包菸的話被吞了回去……即使他死命露出水汪汪的眼睛,對方也裝作沒看到就是了……

 

 

今天的午飯依舊是熱熱鬧鬧的~

而丸山與錦戶又為了爭奪最後一塊炸雞起了爭執……

 

「這炸雞是我的!」

「我今天絕對不會讓給你!」

「我剛數過你已經吃了十五塊了!」

「才沒有、我根本吃不到十塊呢!」

 

「喔、喔、喔,又有好戲可看了!」安田最先起鬨。

「不就一塊炸雞嘛……」涉谷雖然一臉蠻不在乎的說著,但也是抱著看好戲的心情。

「真是……晚餐再多炸一些就好了啊……」大倉把最後一口飯扒進嘴裡。

「別鬧了啦,拿去切一半不就得了!」村上想阻止他們卻徒勞無功……

 

在全員一起吃飯時,唯一不會出聲的就是橫山。他就像沉默的父親一般看著這整件事發生,即使把最後一口嚥下肚,他也只會安定的放好筷子,雙手合十小聲地說自己吃飽了就默默離席了……

 

而炸雞爭奪戰最後則是由猜拳做決定。很不幸的……

 

這次是錦戶輸了。

 

丸山在戰勝的喜悅下大口咬下那塊炸雞:「好~好~吃~」因為太過興奮了,還不自覺擺出裝可愛的手勢在那晃呀晃的,惹得其他人大笑男大姊出現了!

錦戶垂著眼生悶氣,覺得今天真的是太衰了!又被橫山沒收菸跟打火機,現在連炸雞也被搶……等等、:「橫山君呢?」

「咦!?又給我偷溜了?」村上最討厭他這樣一聲不響的離開!

「呃……不,他有告知我們,只是……」大倉指著橫山常坐的單人沙發……它的背面因為是對著餐廳,所以大家才會看到那裡貼著一張比一般紙牌還要大上兩倍的鬼牌,上面寫著「我出去晃晃」。

 

「……」

 

現場的人一陣沉默……

 

剩下的團員中,似乎有人已經快按耐不住怒火,其他人似乎感覺到那股怒氣,很自然地往兩旁移動……

 

「橫、山、裕!」村上氣到在原地跺腳!並趕緊拿出手機奪命連環call。

安田收起剛才玩鬧的心情,似乎預感到有什麼不對勁,但在當下他並沒有跟任何人提起……。

 

過了不久,大倉似乎聽到遠方有什麼旋律,看了看四周,他感覺聲音出處是在二樓。他走了上去,有幾個人好奇大倉的舉動也跟著他。

他們隨著聲音來到了敞開門的橫山的房間,結果看到響著鈴聲的手機就放在書桌上,上面來電顯示的人名還正是村上!

「他可真想甩掉我們啊……」大倉顯得有些頭疼來電者知道後會有什麼反應……

 

∞           ∞           ∞           ∞           ∞           ∞           ∞

 

幾乎足不出戶的橫山,如果突然出門的話是不會有人猜得到他會去哪的。

雖說他總是聲稱自己只會去一家專賣外文書的複合式咖啡廳,但卻不曾聽他說過確切的地點在哪。甚至團員們也有過跟蹤的經驗,但都是失敗收場……所以大家當然會對他要外出的事情感到擔憂,特別是連手機都扔在家中的時候……

像這樣太過刻意的行為也不是第一次了,但是團員們根本拿橫山沒轍,除非他自己現身,不然團員是絕對找不到他的。

 

也還好橫山每次都是平安歸來,今天也是如此……

 

接近傍晚的時間,橫山手裡還拿著一本厚實的書籍走進大門。

他稍稍遲疑了一下像是在整理自己的心情,順便拿著手帕擦了擦汗,但是曬得通紅的臉卻還是掩蓋不了他的疲憊,準備好後他才開了家裡的門進了玄關……

 

橫山在打開門口的瞬間,看到有些緊張的村上被開門聲驚嚇到的反應,但又馬上鎮住自己並發出不高興的口吻:「你可終於回來了啊!」

看到對方還圍著圍裙,橫山幾乎能百分之百確定村上一定是跟大倉煮完飯後就忘了脫掉,匆忙走到玄關等他回來。

「嗯。」他的回應幾乎小聲到快聽不清楚的程度。

村上本想對他兇個幾句,但看到橫山曬的一臉通紅的模樣就又於心不忍……:「滿身是汗的,快去沖個澡準備吃飯了啦!」有些慌張地隨便抓了個旁邊的抹布就往對方身上砸。明知這東西一點攻擊力也沒有,就更加難為情的先進去了。

 

橫山在心中淺笑—這傢伙還真可愛!

 

晚飯過後,橫山自願洗碗與打掃。這工作其實是輪流的,也並沒有規定誰是值日生,基本上都是自己主動。

雖說打掃通常都是一個人做,但是現在卻是有兩個人的情況,而且氣氛還很微妙……

 

村上死死盯著橫山,似乎擔心他又突然消失在視線範圍內……

 

「可以不要一直盯著我看嘛……」橫山終於打破沉默。

「不、我不盯著你,難保你又突然消失。」村上堅定的雙眼,幾乎連眨都沒眨。

「在打掃完之前我是不會突然消失的。」

「那你告訴我你今天去哪了?」

「賭馬場。」橫山很直白的說。

「賭馬場!?我怎麼都不知道你有這嗜好?」村上反縮了脖子,一臉訝異。跟他相處十幾年來,還是第一次聽到。

「嗯……今天還輸了五十萬呢。」橫山表達得太過自然,顯得可信度相當高!

「看來你的手氣很糟呢。」村上笑話他。

「魔術師只有在掌控有所局面的情況下才會得勝的。」橫山擦完手中的盤子後把它收到櫃子裡。

「所以你是在開導我什麼嗎……」村上搔了搔頭,有種被他唬的感覺……接著、像是突然想到什麼,村上趕緊補了一句:「喔、對,你把錦戶的菸跟打火機沒收了對吧?你離開後,他下午一直對我訴苦。反正只是點小事,而且最後也沒真的打開你的包裹,你就原諒他了吧……」

「你就是太寵他了,村上。」對於這點,橫山絕不妥協:「東西我明天才會還給你,別想動什麼歪腦筋啊,錦戶。」

他老早就知道錦戶躲在樓梯間偷聽他們的對話。

「橫山君……是我不對……求你原諒我……」錦戶跑到他的面前又是露出快哭的神情。

「就一天不抽菸而已,乖乖去洗澡睡覺了。」摸摸錦戶小小的頭顱,橫山就上了樓梯。

兩人一同看著橫山上樓的背影,村上順道叮囑著對方:「知道以後不可以隨便碰橫山的信件了吧。」

「知道了……我不敢了……嗚嗚……」錦戶繼續發出如果小犬般的哭腔聲……


-----------------------------------------------------


第二章主要就是以6醬的視角寫的,

原本是連橫山的部分都交代得很清楚,

但好像這樣想像空間就不夠廣,

而且考慮到之後的伏筆,

所以最後我就捨棄掉了......

但好處就是這樣一改,

BJ兩人就變得比較甜一些了~~


不知道有沒有人注意到,

yasu其實也是團中很神祕的角色w

他可是被我設定為非常聰明又敏銳的人喔www

之後也請大家多多注意他,

yasu也是被我寫得很有故事的人呢~~



评论(2)
热度(13)
©zoewa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