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ewa

這裡只寫8團同人,嚴重OOC
21CP通吃,不挑食,最愛橫雛
篇章冗長,文也打得很慢...
習慣分段打文
小學生文筆,常出現錯別字,
還請客官見諒...

怪盜∞ 《第二章-項鍊》-3

大家中秋節快樂~~~

可能是雨天的關係,

完全沒有出門的打算,

當然烤肉也別想吃就是了......


這段字數寫得比較長一點,

不過也算是第二章裡最有「在執行任務」的感覺。




那就趕緊進入正文吧~

●8UPPERS設定但用本名,嚴重OOC
●CP混亂,21CP都可能會出現
●正文都是劇情為主,最多只會有點點甜,車最多只有暗示
●每章節為一個事件,而且會分很多段,所以還請耐心等候m(_ _)m
●如果劇情有BUG,那絕對是因為我太笨又沒有邏輯〒▽〒


---------------------- 

《第二章-項鍊》-3


出發當天,他們搭了最早了一班新幹線前往大阪。錦戶因為不知道他們的行程,只知道橫山去哪他就一定要緊跟在後。

橫山隨意找了個寄物櫃放行李,錦戶也趕緊把行李塞在同一個櫃子裡。

「是說我們到底要去哪?你還沒跟我說明任務。」錦戶死盯著他鎖櫃子的動作。

「簡單來說,我們要去見黑道老大。」他平淡的語調卻說出非常驚人的話!

錦戶嚇到差點叫得太大聲,還好橫山及時摀住他的嘴……

「現在你知道為什麼我不打算帶人了吧。」橫山眼盯四周,確定沒有驚動到路人才鬆開雙手。

錦戶並不是膽小的人!在團體中,他本來就是衝鋒陷陣的角色,對抗多少敵人他一點也不害怕!他驚訝到大叫的原因是……橫山本來竟然還打算隻身一人前往!?他真該慶幸自己有堅持到最後,不然多少看到一些跡象的他,如果橫山真的出了任何意外,他絕對會自責到死!

「但……我們要怎麼去見?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錦戶現在可是身負重任了!橫山的性命就只能靠他來守護了。

「直接去總部挑釁。」

他們各揹了個公事後背包就出發去目的地。

錦戶覺得它相當的沉重,裡面到底放了什麼他根本猜不透……這是今早出門前橫山準備給他的東西,他也不加思索就接了過來。本來在新幹線上想要查一下內容物,卻被橫山給阻止,後來他也沒有機會打開來確認……

現在想想……既然是要見老大,而且還要衝進總部……那包包內很可能是傢伙也不一定!那可真是太可怕了!日本竟然可以輕輕鬆鬆就帶著槍械進出新幹線!

他不敢再多想,趕緊跟上橫山的步伐……

 

∞           ∞           ∞           ∞           ∞           ∞           ∞

 

他們來到的「黑道的總部」。從建築外觀看起來就是個中型企業的大樓,外表看起來光鮮亮麗,一點也不像是黑道的據點。

橫山看了看地形,大概早就研究過很多次了,他此時這樣反覆的打量,似乎是在腦袋裡做著各種計算,並對自己做了最後的「檢查」。

錦戶當然完全不懂,團裡的人本來就知道橫山的腦袋非比尋常,他現在只能等著橫山要怎麼交代任務給他而已。

等到橫山打量完後,他終於開口了:「背包裡有四個強化版的催眠瓦斯跟防毒面罩,大概一層樓用一罐就夠了,還有一把麻醉槍,裡面也多備有一些麻醉子彈。我們潛入的目的就是衝進組長辦公室,沿路只要讓敵人暈過去即可,要打人可以但不要打死人,其他的等我們進到辦公室後再想策略。了解嗎?」

「了解!」錦戶轉頭看著橫山的側臉用力的點頭。

「那就開始吧!」橫山按下了一個按鈕後,他們就邁出步伐往大樓移動。

 

而剛才橫山按下的按鍵……似乎讓整棟大樓所有的監視器都死機了……

 

 

一切的行動都進行的非常順利!

錦戶最大的優勢就在於,執行任務的時候,他不管跟誰配合都能達到很高的效益!特別是跟橫山配合,他對於橫山保護的責任感就更重,他會更加督促自己絕對不能有任何差錯,連敵人想瞄準橫山的機會也沒有!而且潛入的目的也不是在殺人,所以也沒必要派槍法精準的涉谷協助,錦戶只要瞄準到目標的任何部位就可以了,這對他來說也不是難事。

 

他們輕輕鬆鬆就到了組長的辦公室。因為現在是早上,除了那些守據點的小嘍囉,也沒有什麼幹部級的人物。那樣級別的角色大概最早也要下午才會進來,他們有相當充裕的時間可以做些準備!

橫山要錦戶協助把所有的槍枝都搜出來,並把子彈都拿出來,集中到一個地方。錦戶也沒多想什麼,反正橫山自有什麼對策!

 

 

直到下午兩點左右,一些黑道幹部就像準備上班打卡一樣,陸陸續續進到了大樓內。因為過了一段時間,催眠瓦斯早已散去,所以並沒有對他們產生作用。

他們一群人一進到大門時……就感覺到不對勁了!

 

明明應該會有人在處理些什麼工作,但此刻卻出奇地安靜!他們在走一段後發現……

他們的手下竟然全倒在地!

「快、看有什麼東西被偷了!」其中一人這樣吆喝著,其他人便開始著手動作。

這黑道其實相當守紀律,他們平時並不會把槍枝帶在身上,而是全部放在總部專門放槍械的架子上。

因為是緊急狀況,他們隨意取了一把就開始搜查是否潛入者還在內部……但他們搜查了每間辦公室都只看到暈迷不醒的下屬,沒看到任何一個是清醒的。

最後、他們當然要搜查組長的房間。雖然很是失禮,但他們不得不這麼做……

 

他們推開門的當下……

 

就正好看到橫山兩人悠哉的坐在一張三人坐的沙發上!

 

「不好意思打擾了~」橫山向他們打了個照面。

而坐在一旁的錦戶則是擺著臭臉不發一語。

「你們幹了什麼?」在場所有黑道的一方紛紛舉槍指著他們。

「哇、哇、哇!不分青紅皂白見人就殺,應該不是你們組織的作風吧。而且人明明都活得好好的不是嘛!」橫山的表情突然變得比平常還來的豐富,如同村上那樣搬唇弄舌。

「你們這樣隨便闖入,你以為我會放過你們嗎?」某個幹部聽不下去,直接對他們大吼。

「那也行,我本來也打算被你們抓去見組長的。」橫山一臉壞笑,在一旁的錦戶感覺到橫山滿滿的挑釁意味,只是他不懂為什麼要這樣?所以「直接去總部挑釁」的意思是這個?

 

「在你見組長前,早就被打成蜂窩了!」

黑道們都在氣頭上就扣下了板機……

 

但卻沒有一個人的子彈射出來的!

 

「等等……你們幹了什麼?」有些幹部開始覺得不太對勁……

 

碰!

 

橫山踢倒前方的茶几,結果掉出了滿地的子彈。所有的幹部當場嚇傻了眼!

「我們是想跟你們好好合作的,但不先給你們個下馬威,你們應該不會靜下來聽我們說話吧。」

橫山說話的同時,錦戶終於理解剛才橫山的挑釁,也終於懂為什麼在取出子彈時,橫山說要留一把備著……他舉起手裡的槍,不用想也知道,那是目前現場唯一一把有裝子彈的槍械。但他並沒有要殺人的意思,所以錦戶就抽出彈夾後倒出所有的子彈,並扔在一邊。

黑道一方的人都還在愣在撒了滿地的子彈的影像之中,他們幾乎要忘記自己明明人多勢眾,如果要徒手打死人也是不成問題的。

橫山站了起身說道:「我是想問你們組織知不知道這條項鍊的事情。」他拿出口袋裡的項鍊吊掛在大家的眼前。

幹部們唧唧咕咕的低聲說話,似乎很多人不知情項鍊的事情……直到有一位高挑的男子站出來發言:「你指的項鍊是……裡頭有一個圖案很像我們組織代紋的東西嗎?」

「哦、所以你知道囉?」橫山想如果在這裡就可以解決事件,那就好辦了!

「呃……這事我也只是聽組長提過,詳細的事情我並不清楚……」那名男子拉低了尾音,其他人的面色則顯得有些凝重……

那名男子似乎是幹部裡很有份量的人,既然可以從組長那聽來這件事,想必是非常親近的人才會提的。

現在幹部們知道項鍊是組長提及的,他們大概都了解眼前這名男子是絕對不能傷害的。雖說對方做的挑釁相當過分,但他們也只有兩人,要打起來絕對沒有勝算,他們可不認為這兩人會笨到這樣自尋死路……拿項鍊的事來壓他們就再明顯不過了!

「如果是要找組長談項鍊的事情,我會替你們安排。記得組長說過很在意這件事,也有付囑過我如果有任何跟項鍊有關的消息都要盡快通知他。我想他應該很樂意跟你們談談。」回話的是剛才那位男子。現在變成他一開口,其他人沒有第二句話了。

「謝謝、那就麻煩你們了。」與先前的態度有一百八十度的轉變,橫山簡單行個禮後,朝那名男子丟出了張鬼牌:「這是我的聯絡方式。如果都安排妥當的話,再請你們跟我聯繫。」紙牌上寫著他的郵件。

「了解!」對方將紙牌收進西裝口袋裡。

 

他們倆人離開總部後不久,剛才說話的那名幹部才突然想到……

過去曾看過那樣丟牌的手法,而且那個人似乎跟組長是舊識。

 

他靈光一閃、雙眼睜大!像是知道了什麼實情……

 

∞           ∞           ∞           ∞           ∞           ∞           ∞

 

見黑道的頭目當然不是件容易的事……橫山其實並不確定他們必須在大阪待多久的時間。為了不讓團員擔心,他特意打了個電話給村上……

 

「所以會待一段時間?」村上的口吻顯得有些緊張,因為他並不清楚橫山他們去做什麼事,只知道錦戶會負責保護他。

「就先暫定一週。我們要回去的時候會給你電話,但如果我們一週後沒回去,我會寄郵件讓你知道我們在哪裡。」

聽到這句話的錦戶顯得非常緊張……難道會出人命!?不、不,他絕對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的!他緊緊抓著橫山的手腕,結果發現對方手腕以下的體溫相當的冰冷……他懷疑這應該是橫山緊張時會有的症狀。

「不管如何,你們一定要小心點,不要出事才好……」村上的聲音雖然是沙啞的類型,卻能聽得出來語調中的溫柔。

「嗯、不會有事的,你放心。其他團員們就麻煩你照顧了。幫我安撫一下他們的情緒,特別是丸山跟大倉。」橫山平時特別照顧這兩名團員,就上次的經驗,他們如果知道橫山會離開這麼久,大概又會在那哭鬧……

「這我知道,就麻煩你們千萬不要出事啊!」對村上來說這可是很簡單的工作,他還是心懸在那邊無法放下……

橫山覺得再繼續這樣講下去,村上就一定會越來越擔心,最後一定會用他教村上的那一套方式套自己的話……實在太危險了、他趕緊接了「那就這樣」終結了兩人的對話。

站在一旁的錦戶聽到的全程的內容,顯得有點不好意思……他很少聽到橫山與村上這樣互相關心的話語,不知為何心中有點被兩人甜了一下~

 

 

他們兩人隨意找了間飯店住下,因為才剛入夏還不是旺季,他們還算順利就找到了。

 

橫山打算訂兩間單人房,他知道自己是無法跟會裸睡的錦戶同一個房間……

「兩間單人房,謝謝。」

「可以訂雙人房啊!」從早上出發到現在,這是錦戶第一次反對橫山的決定。

「兩個大男人睡同一間不奇怪嗎?」再說出錢的也是他,他想怎麼安排應該都行吧。

「反正是不同床啊,這又沒關係。喏、麻煩改為雙人房!」錦戶先一步抽出鈔票就放在錢盤裡。可能也是因為錦戶的表情比較兇惡,櫃台人員只好以他的意見為主……。

「好、好,都依你……」橫山顯得有些頭疼,但畢竟不想為難櫃台人員,他也就不再跟對方吵下去……

 

 

「橫山君,我洗好了哦~」錦戶拿毛巾擦著頭髮,下半身只圍條浴巾就走了出來。

橫山坐在桌子前只是簡單應了聲,並沒有轉頭看向他。

桌子上放了幾張文件,這是橫山為了方便才會印出來看的內容,不然絕大多數他並不會去到其他地方還特別把調查的文件影印出來,因為事後還要處理掉也挺麻煩的。

錦戶悄悄地走了過去……但因為是鋪地毯的房間,走路多少會發出一點聲響。橫山感覺到他的氣息靠近,順勢將手機顯示的畫面給關掉,但錦戶還是有偷瞄到橫山手機的內容……是個像徽章的圖案。

「在看什麼?」錦戶有點不高興的口吻。

「沒什麼,只是在想到底大J要我查項鍊的理由是什麼。」

橫山覺得氣氛有些尷尬,趕緊去包包裡取出自己的居家服準備洗澡。


又在糾結大J的事情……錦戶又吃起醋來。

 

好不容易有兩人獨處的時間,對方卻滿腦子想著別人,到底我算什麼啊!

嗯……的確,我好像也不是橫山的什麼人……

錦戶在心裡想了一大圈,最後得出結論也只是自己的問題。

 

「橫山君為什麼總是只想著大J的事?難道我們的事你都沒想過嗎?」錦戶開始鬧憋扭了。

聽到這裡,橫山其實有發現錦戶話裡的意思……:「每個成員都有存在的意義的。我並沒有只想著大J的事,比起任務,我更在意這件事對成員的影響……」

「為什麼就不能再依賴我一點呢!」

錦戶衝出了這句話後,兩人就保持了一段靜默……

 

最後打破沉默的,則是橫山拍著錦戶的手:「我現在不就在依賴你了嗎?」溫柔的聲音迴盪在錦戶耳邊而讓他楞在原地,而橫山則趁機進了浴室……

 

什麼嘛、講那麼帥氣!

錦戶越想越鬱悶,導致菸癮開始發作……但又不能抽菸的情況下,他只好把自己埋在被單下,趕緊讓自己入睡……

 

---------------------- 


這邊也不知道要說什麼...

應該過幾天下一段又會補上了~


希望大家看得開心喔!中秋佳節愉快~~

评论
热度(10)
©zoewa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