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ewa

這裡只寫8團同人,嚴重OOC
21CP通吃,不挑食,最愛橫雛
篇章冗長,文也打得很慢...
習慣分段打文
小學生文筆,常出現錯別字,
還請客官見諒...

怪盜∞ 《第二章-項鍊》-6

第二章最後了!


下面就正文開始!

●8UPPERS設定但用本名,嚴重OOC
●CP混亂,21CP都可能會出現
●正文都是劇情為主,最多只會有點點甜,車最多只有暗示
●每章節為一個事件,而且會分很多段,所以還請耐心等候m(_ _)m
●如果劇情有BUG,那絕對是因為我太笨又沒有邏輯〒▽〒


---------------------- 


《第二章-項鍊》-6


「在四十年前,我剛進組織不久,曾聽說組織過去遺失過一條項鍊。當時我還年輕,也不知道這項鍊的意義是什麼,只是聽當時的幹部們說,是當時的組長非常在意的東西。

等到我爬到幹部的位置後才了解……這條項鍊跟這宅院底下藏了一個地下通道有關,確切的說就是打開地下通道的鑰匙。其實我們並不知道裡面有什麼,只知道應該是有非常重要的東西。

大家都擔心裡面會有什麼機關,所以都沒有人敢去破壞大門,所以大家才一直分頭尋找這條項鍊的下落。

在我當上組長不久,因為有一派的人感到不滿而起了內鬥。當時情況相當慘烈,跟我一起行動的手下全都被殺了,我也身負重傷在逃亡,最後是Jared救了我一命。

本來子彈卡在體內必須去醫院處理傷勢的,但因為我的處境為難,最後是被他送到一間他認識的小診所療傷。直到痊癒後我才回來重整組織。

之後為了答謝他,我特別邀請來作客,聊了很多事情。他當時為了助興,就展現了剛才那樣的紙牌表演。」講到這裡,他感嘆似的垂下了肩。

「項鍊的事情也是那時候跟他提到的嗎?」錦戶這時候開口插話。

「是的、是那一次提的。但是因為我們這一代都沒看過項鍊,而且也沒有圖片或稿件可以作參考,所以實品是什麼樣子我們全都不知道,唯一有的線索就是過去的口耳相傳:項鍊裡有個像組織代紋的圖案。

可能後來是因為什麼原因,所以現在的代紋才會與項鍊內的圖案有些出路,但據說還是能從一些細節發現兩者有很高的相似度。

Jared主動提出說要看放項鍊的洞口,或許可以協助尋找項鍊的事情。可能他一直記著這件事,所以最後才讓你們把項鍊還給我吧。」

橫山知道整個故事後,他更可以確定大J不單只是想藉由他們把東西還回去,還順道藉此機會介紹他們給組長認識。

 

黑道白道都用上,大J果真是個老狐狸,橫山瞇著眼睛想著……

 

「那既然東西已物歸原主,我想我們也就不再打擾您了……」

「你們不想看看門裡面有什麼嗎?」組長似乎打算也讓他們見證地道內的事情。

橫山打算婉拒邀請:「我想應該不是我們外人能看的東西……」

「嗯、我想知道!」錦戶跟橫山同時發出了聲,還露出一臉好奇的眼神。

橫山還來不及叫錦戶安分點,組長就先一步反應了:「呵、呵、呵,那就一起吧。」

組長拿起項鍊後起身,並示意他們一起跟上。

出了房間後,在最前面又是尤其他手下帶領他們前往神秘的地方……

 

 

那是一面如同有神奇魔力的大門!

上面佈滿著大大小小的齒輪與機關,整面大門的中間,有一個特別形狀的凹洞。只要稍作比對就能看得出來跟項鍊的形狀成公母模的對照。

組長將項鍊一放上洞口,還真的完全吻合!

鑲上項鍊的地方轉了九十度角後,聽得到有什麼機關在轉動的聲響,但是眼前的大門卻沒有其他反應……緊接著再轉了九十度,所有的機關都好像動了起來,滴答滴答的在進行運作!

最後一步驟似乎牽連到門上看得到的齒輪,它們在運作的那一刻,大門也跟著緩緩開啟了!

 

灰塵四起……再加上又是通往地下的密道,沒有開手電筒是無法進入的。在場的所有人都手持手電筒進入了寬敞的密道……

錦戶為了確保橫山的安全,空閒的手一直緊緊抓著對方,在一旁的組長也能感受得到他們之間深深的牽絆。

往下走了一段路後,隔間的設計變得越來越多了!稍微往內部看,似乎每間都並不大。橫山似乎有些在意,就進了其中一間房間勘查。錦戶當然也跟了過去……

那個房間剛好有幾張像是辦公用的長桌,而且還有些櫃子。橫山從口袋裡拿出兩副白手套,其中一對給了錦戶暗示他一起協助。錦戶戴上手套後,嘴巴咬著手電筒就開始翻箱倒櫃……

 

錦戶翻出了其中一箱東西,上面的文字似乎寫了一些讓語句不是很通順的字眼……果真有些什麼奇妙的文件!

「這好像是什麼研究的內容……」橫山看了其中一份文件,似乎發現了什麼有些不尋常之處……

再拿了幾份文件對照後,他馬上就發現到那些奇怪的字眼是參雜各種暗號在裡頭的!發覺到文字的規律性後,他才大致分析出來那是一個研究某樣東西的報告。

橫山與錦戶四目交接,透露出訝異的眼神……

 

組長覺得他們在小房間待了一段時間,有些擔心的走了進來:「孩子們,怎麼了嗎?」

「組長、恕我直言……我方才翻找了一下抽屜,結果發現了這份文件。雖然是作過加密的文件,但推敲得出來,這裡曾經做過一些可怕的研究……」

「什麼!?竟然有這種事?」組長非常驚訝,他萬萬沒想到這個地方還真的守著一個天大的秘密!

「如果我推斷的沒錯,這裡很可能是二戰時期,日本政府在研究生化武器的基地……」

 

聽到答案的兩人,頓時覺得真相太過沉重……

 

橫山猜想,或許大J早就有懷疑這個可能性,所以打算將項鍊交由他們給黑道組織,並且揭發這段歷史……但是,這可是在好友住宅的密道,如果公諸於世,勢必黑道組織也會受到牽連,危害到他們的形象,橫山想……這也絕對不是大J想要的結果。

「如果真是這樣,那我們也只能做好心理準備了。」組長卻是泰然的接受事實。

「不、這跟爺爺一點關係也沒有!」錦戶竟然直接稱呼組長為爺爺:「那是過去歷史的錯,你們只是之後的人住在這裡,本來就跟你們一點關係也沒有啊!」

「的確是,我並不覺得您跟您的組織有必要背負這個責任。」橫山將文件收好:「但這畢竟是證據,我覺得組織還是可以將這些文件保留下來。雖然這的確是非常沉重的真相,但我想您與組織都有義務好好保存它們。我想這或許也是Jared的期許。」

「也是,」組長收下了文件後沉思了一會兒,就對著在外頭的手下吆喝:「把這裡所有找得到的文件跟物品都收到倉庫去!」

「是!」手下一聲令下就開始動手翻找東西。

「也讓我們為您效勞吧!」橫山微微彎身行禮,錦戶也主動搬起文件笑著協助。

「Jared還真的找了些好孩子呢!」組長心中滿懷感激~

 

 

搬得快差不多時,橫山跟錦戶去到了最後還沒有人進去查看的房間……但那房間卻是上鎖的,大概是因為這樣,所以才沒有人進去。

橫山從手錶錶帶側面抽出了一根細細的金屬,基本上就是魔術師最常用的開鎖工具。插進去鎖的縫隙內稍稍摸索了一下後,就找到解開的地方,輕輕鬆鬆就把門給撬開了!

當他正要推開門時,卻感覺到門相當的沉重……

錦戶察覺到後並協助他一起推開門:「我來幫你吧。」

 

門一開、突然有個金屬撒出來的聲音!他們用手電筒從縫隙往內一看……

 

竟然是金幣!?

 

「錦戶、再協助我一下……」

兩人再繼續協力盡可能把門推開一些……

 

結果、滿屋子的金幣就這樣撒到外頭來!他們甚至差點就被錢幣給淹沒了!

 

橫山叫上他們的人請組長過來看,結果同樣也讓大家十分震驚!

既然已經知道這裡做過如果機密的研究,不用想也知道這些錢絕對不會是乾淨的方式得來的……

「挖賽、要發了我們!」錦戶高興地手舞足蹈。還拉著一旁的道上兄弟一起歡呼。

「這些錢就給你們吧,畢竟是孩子你們發現的。」組長卻這個回答。

「不、不、不,這些東西我們不敢收的!就還是留給您跟組織吧。」橫山不敢接受這種錢,因為他擔心會對組織有什麼後續的影響……

「要不我們拿一點就好如何?就當作是紀念!」錦戶卻高興地捧了一堆金幣握在手裡。

橫山差點沒當場扒了他頭,但看到組長和善的笑著,自己也只能表達感謝之意了……。

 

 

臨走前,組長將橫山投擲的撲克牌給了他,說是當作告訴Jared他們已經完成了這項任務了。

「謝謝、我們會跟Jared說。他知道您還如此健康硬朗,一定非常高興!」橫山再次深深鞠躬,錦戶同樣也跟進。

之後,手下便送他們回飯店……

 

 

隔日晚上、他們搭了新幹線回到東京。

他們下車後,橫山出於好奇金幣的價值,便打算自己去找「中間人」……

「真的不需要我陪同嗎?」錦戶從計程車內探出頭來,又再詢問對方。

「只是去找中間人,不會有事的。只會晚點到家而已。」

「那一定要小心哦!我會在玄關等你!」

「回去就給我趕快洗澡睡覺了!」橫山有些無奈,他真的是很黏人的孩子。

他確定車子離開後,才往另一個方向移動……

 

 

他來到一個很像夜總會的店面,但實質上只是裝潢很相似而已。

店面其實並不算大,看起來也不過三十坪左右而已。牆壁櫃上擺飾著各式各樣的稀奇寶物,而櫃子最下層則是擺著各式大小的行李廂,而中間的櫃台裡則坐了一位老太太。

「哎呀、還真是稀客!不都是你的夥伴來做交易的嗎?」那位老太太的目光是看向手裡的寶石,但似乎兩人很熟識的關係,老太太餘光看到他的身影就馬上知道是橫山了。

「因為這次不是全團行動,而且我也是出於個人好奇才自己過來的。」橫山走到櫃檯前,並將放在包包裡的一袋東西拿了出來:「我想知道這東西的價值是多少。」

橫山攤開了袋子,裡面就是在密室裡發現的那些金幣。

「哦、哦、哦!你怎麼會發現這個好東西啊!」老太太的眼睛馬上為之一亮!她拿了旁邊小型的放大鏡仔細的瞧,表情則是越笑越開!

「Shine老太太,您該不會知道它的來頭吧?」橫山試探性的提問。

「這個……你還是不要知道會比較好。」老太太依舊專注地看著手裡的金幣。

既然你這麼說我就不多問了……橫山在心裡這麼想著。

「那它們值多少錢?您還沒告訴我呢。」

「那兩個28吋的行李箱就都給你吧。」老太太用下巴示意她所指的東西在哪。

光是這一點就值塞滿兩個28吋行李箱的鈔票金額?讓橫山頗為驚訝。

雖說自己並不是真的想要換成鈔票,但是在這家店的潛規則就是:被看上的東西沒有理由不兌現。

不過,橫山還是對這金幣有所好奇!他偷偷抽走了一枚,便自主性的去拿了那兩箱行李箱,就離開了店裡……

 

第二章~完~

---------------------- 

下面是廢話,

其實不看也沒關係 XD

順便預告一下,

下一章應該主要會是大倉!





這章終於完結了~ (為自己灑花

故事內容提到金幣的來頭其實稍微有作些參考的。


這位組長是個很可愛的老爺爺,

我不給名字其實是因為我對人設取名挺苦手的...

在我心目中就是個每天穿道服練習揮刀的黑道頭頭,

是個很重道義的人!

不過可愛的地方也只有在面對yoko他們的時候w

平時應該還是個可怕又帥氣的老狐狸www


同樣是年長者的Shine老太太也是個有趣的自創人物~

之所以稱之為「中間人」,

是因為她從事的有情報商+委託者+贓物買賣...等等的工作,

很難用一個字來概括,

所以自創了一個叫中間人的稱呼。

文中Shine老太太說的「夥伴」其實就是hina,

大多都是由他來做交易的。

我設定Shine也是個跟大J有過什麼故事的角色w

本身其實還挺疼愛怪盜∞的喔~



最後、希望大家看得開心喔!

评论
热度(8)
©zoewa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