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ewa

這裡只寫8團同人,嚴重OOC
21CP通吃,不挑食,最愛橫雛
篇章冗長,文也打得很慢...
習慣分段打文
小學生文筆,常出現錯別字,
還請客官見諒...

怪盜∞ 《第三章—被詛咒的藍寶石》-1

獻上第三章~

雖然到底有沒有人看我也不知道,

反正我打文也是自己打爽的  XDD

本章主要是大倉的部分,

但先說聲抱歉......


本章推理的部分真的有點多就是了...

雖然我也不知道怎麼演變成這樣...... (欸?

不感興趣的話就直接跳過吧



●8UPPERS設定但用本名,嚴重OOC
●CP混亂,21CP都可能會出現
●正文都是劇情為主,最多只會有點點甜,車最多只有暗示
●每章節為一個事件,而且會分很多段,所以還請耐心等候m(_ _)m
●如果劇情有BUG,那絕對是因為我太笨又沒有邏輯〒▽〒


---------------------- 


《第三章—被詛咒的藍寶石》-1


 

大倉被襲擊了!

 

而且還被戴著黑色頭套的男子給綁架了!

 

 

一晚、大倉走在夜深人靜的小巷內準備回到他的租屋處時,忽然從岔路衝出來一台黑色廂型車!車子緊急煞車停在大倉只有幾步之遙,接著從車內出來了好幾個人影,但路燈相當昏暗的關係,第一時間他無法確認實際人數。

緊接著、走在前面的三人猛然跑到大倉面前,什麼也沒說的就直擊他的腹部,讓他痛得硬生倒地……在無法反抗的情況下,又被人從後方套上了頭套……

 

那瞬間、他的嗅覺告訴自己大事不妙!

 

頭套的布料上竟然有乙醚的味道……對方到底打算對他做什麼!?

 

大倉知道不能闔上眼睛,但卻抵擋不了睡意。剛才鼻子吸進了一口氣後,他的意識開始迷糊……

而迷迷糊糊中,他感覺到自己被人抱起來移動,他僅存的最後一點意志聆聽週遭的聲音……依照附近腳步的聲音,應該綁架他的有六個人左右。

 

這是他沉睡前僅僅記得的事……

 

∞           ∞           ∞           ∞           ∞           ∞           ∞

 

可能是到了目的地,大倉被強行喚醒意識。

 

對方完全沒有出聲,只是很不客氣地搖醒大倉,似乎還用什麼很硬的東西敲擊他的小腿處。

此刻、他完全沒有時間與空間的概念。他完全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也不清楚現在是白天還是晚上。甚至在也沒有方向感的情況下,一直被人拉與推的移動著。

他被拖了下車後,就開始被人帶著往前進。

他覺得當下似乎是在一個腳步回音很大的空間中移動。即使頭套的隔絕多少會影響他的聽力,但他還是能猜測的到,這種地方應該是建築物內的停車場……

 

接著、他突然聽到有兩個腳步聲往遠方奔去,而旁邊的人並沒有讓他跟著那兩個腳步聲移動,而是繼續走了一段路之後,停在一個定點上。約莫等了十秒左右,大倉聽到「叮」的一聲,他又往前進去了兩步,並且替大倉轉個身子,緊接著才聽到一個非常微小的關門聲……

 

大倉的意識逐漸變得清晰了!透過身體感受到往上浮起的力量,他已經能確認現在是在搭乘電梯的狀態!

而且、他連嗅覺也開始甦醒了。頭套上除了菸味就沒有其他的味道,他想很可能是昏迷的時候這些人替他換上了別的頭套,所以才會有截然不同的氣味。

 

他很想知道綁架他的人是誰,但是這幾個人非常精明,除了他們的腳步聲,連個氣聲也沒發出。大倉懷疑……他們搞不好知道自己有很好的聽力也不一定。

只是不知是不是自己多想了……這幾個人的腳步聲好像跟偷襲時的腳步有些不同。而且現在圍在他身邊的這些蒙面者的腳步聲,感覺似曾相識……

 

等到大倉再度聽到電梯到達的聲音,這幾個綁架他的人又繼續推著他往前進!

 

他發現到自己穿著的皮鞋發出了很低沉的聲響,踩踏時也有點陷進去的感覺……這感覺他還挺熟悉的,很像是踏在鋪地毯的地上!

 

大倉基於前面幾點,他大概已經知道自己正被帶往哪裡……

 

他們又移動了一段路程後,大倉又被定格在一個位置上。聽到了像是電子解鎖與開門的聲音後,又被推了約十幾步。

接著,大倉被人從後方重捶背部,他重心一個不穩就跪在地上,頭套也隨之被人掀開……

 

直接印入大倉眼簾的……是一位燙著大捲的美麗熟女!

 

大倉知道對方是誰,原本一臉驚恐的表情反露出憤怒的眼神瞪著眼前的女子……

 

 

而這整件事的開頭,要從一個半月前說起……

 

∞           ∞           ∞           ∞           ∞           ∞           ∞

 

一天、橫山在大廳看書的時候,接到了一通來電……

「……有什麼任務?」橫山似乎聽了一段後才這麼回答。而且明明大廳也沒有別人,卻不知道是在避什麼,他拿起書本,邊聽電話邊往樓梯走。

正好、大倉從丸山的房間走出來要下樓梯時,看到橫山這一連串的動作。

他們兩人在樓梯間擦肩而過,大倉碰了一下他的手臂想與他對視,但橫山大概是知道大倉想做什麼,於是迴避了視線,甚至另一手將手機聽筒的位置整個摀住,直到抵達自己房間的門前,摀住的手才伸去開門進了房間……。

 

又想要偷偷摸摸幹什麼?大倉看他這樣的舉動不免得打個問號。

 

橫山知道大倉有極佳的聽力!如果在他旁邊講電話,即使電話另一頭是用一般的音量講話,他還是可以聽得一清二楚。所以橫山一定就是不想讓大倉知道對方是誰才會有這樣的小動作……

 

大倉想著,是不是該跟某人稟報呢!他一邊思考一邊慢慢往一樓移動……

 

「大倉?」

他探了探發出聲音的主人是誰……正好就是要稟報的那一位!對方似乎剛從廚房的方向走出來。

「村上君啊!我跟你說喔……」大倉本想馬上行動,卻在到了一樓後馬上就被對方搶話了……

「跟我出門去買食材吧!冰箱裡沒什麼菜了。」村上一邊說道,一邊將剛才算好的鈔票放進錢包裡。

大倉只看了一眼,雖然不是很精確,但應該至少有五張大鈔。大倉忍不住笑了出來—我們是有這麼會吃嗎?

村上看到大倉的反應便盯了回去,大倉稍稍收斂點笑容,並響亮的回應:「是!」

 

 

村上坐在駕駛座,大倉則在旁邊。才離開車庫沒多久,大倉就述說剛才橫山的事情……

 

但大倉沒想到……村上雖然有點不快,但卻沒有很激動的情緒!

 

「那應該是橫山認識的其中一名情報商吧。有時候有些情報商也委託一些案子。」這是村上最後給大倉的總結:「橫山可能不想讓你關切吧。」

「為什麼!?只是聽個聲音而已……」大倉不滿的口吻說道。

村上這麼推斷也是沒錯,大倉的確有本事一聽就記住聲音,只要親自見上一面,他絕對會把那個人牢牢記住。但是他很感嘆……橫山也會有只讓某些團員知道卻不告訴自己的事情啊……

「可能他有自己的考量吧。畢竟我也不是很懂他這個人……」村上剛好在這個時候做了個左轉的動作。餘光剛好看到對方賭氣的模樣。

「那為什麼村上君你知道呢?」大倉毫不客氣地盯著對方的側臉,很想從對方的眼睛裡透視他的內心……但此刻果然還是沒辦法。畢竟讀心的技巧是眼前這個人教他的,他可能知道怎麼隱藏自己……。

「我是你們之中最早加入組織的,之前跟他一起行動的時候多少有接觸過一些人!」村上很自然地說著,大倉也完全看不出對方是否有所隱瞞。

但大倉猜想……橫山是這般神秘的人,村上也不太可能所有人都認識;就算知道也無法透徹的了解,不然村上不會每次反應都這麼的激動……

大倉不打算戳破這點,因為他連今天跟橫山講電話的這一號人物都不知道……:「唉……反正我們就是不值得信任是吧……」

「橫山並不是不信任我們,他只是覺得有些事情自己去處理就好了。而且他這樣是保護你們所以才不說,但對我的話,就真的是不打算跟我說了……」他單手扶著方向盤,另一手靠在窗沿繼續說道:「他了解如果我知道他要去幹什麼危險的事,一定會對他一直嘮叨還把事情鬧到全員出動……他這人也真夠傻的,不說這點當然會讓人擔心的啊!」

大倉很認同這點!橫山總是習慣自己做調查,除非時間不夠充裕。

而且很多案件還是事隔很久之後才讓團員知道,他曾經進行的是有多麼危險的行動……

 

難道橫山就不把自己的命當一回事?

 

不、他馬上甩掉這個想法,這可不是開玩笑的!他可是組織裡的首腦,如果橫山真發生什麼意外,組織根本只能是停擺的狀態……

 

就算工程與後勤可以由安田來負責,但依照怪盜組織的傳統,如果是需要盜取東西的案件的話,根本沒人可以負責用魔術的方式竊取目標物!全團中除了橫山也只有大倉會點魔術,而且還全是橫山教的。就算安田知道魔術的原理跟方法,但論技巧的話大倉是絕對不行的,更不用說是創造新魔術了,他們兩人根本扛不起這個重擔!

他突然想到,以前全員玩撲克牌的時候,安田連洗個牌都不俐落的雙手……。那笨拙的動作讓所有人看不下去,連涉谷洗牌都比他流暢!明明很會發明東西,但為何這麼簡單的動作卻做得這麼愚拙呢?

想到這裡,他不禁用手背擋著笑出聲的嘴。

「不要這樣笑!看起來跟男大姊一樣!」村上換了另一手操控方向盤,空出的那手阻止大倉很像少女的行為:「你最近是跟丸山走得太近還是怎樣,這點都被傳染了!?」

「才沒有呢!」大倉噘著嘴,但又因為提到丸山的名字,不自覺又馬上笑出皺紋來。

 

果然跟媽媽出來就會被這樣管東管西~

剛被村上抓住的手,現在反過來緊握對方了……


---------------------- 


第一段還算是甜甜的,

寫了我自己都不太會注意的雛倉,

其實中間大倉從丸子的房間出來也是一個點www

後面會有點燒腦跟痛苦,

前面來點糖應該比較能潤滑一些~

其實下一段就是痛苦的開始...


希望這段大家看得開心!

评论(2)
热度(7)
©zoewa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