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ewa

這裡只寫8團同人,嚴重OOC
21CP通吃,不挑食,最愛橫雛
篇章冗長,文也打得很慢...
習慣分段打文
小學生文筆,常出現錯別字,
還請客官見諒...

怪盜∞ 《第三章—被詛咒的藍寶石》-2

萬聖節發文雖然是好事,
只是這段稍稍有點......緊張......
雖說原本我是想寫得更緊張一些 (欸
廢話的部分就一樣丟到後面再說好了



●8UPPERS設定但用本名,嚴重OOC
●CP混亂,21CP都可能會出現
●正文都是劇情為主,最多只會有點點甜,車最多只有暗示
●每章節為一個事件,而且會分很多段,所以還請耐心等候m(_ _)m
●如果劇情有BUG,那絕對是因為我太笨又沒有邏輯〒▽〒


---------------------- 


《第三章—被詛咒的藍寶石》-2


兩天後,橫山臨時招集大家開一個任務會議……

 

「這次的委託案件是盜取的工作,目標物是一條藍寶石項鍊……」橫山將一張他印出來的照片放在茶几上後繼續說著:「任務執行的時間與地點是在明晚舉辦的拍賣會。拿到寶石之後的後續工作一樣由村上你來處理。這次,由大倉在場外待命,其他人則潛入會場內。接下來,我來解說各位的工作內容。工作分配如下……」橫山陸陸續續將其他的資料放在桌上。

 

開會的時候,除了橫山的聲音,其他人都是肅靜的,連個噴嚏也不敢打,全神貫注的聽橫山講解工作的內容。不管有沒有講到自己的部分,所有人也一定專心聽著,因為任務中隨時都可能發生突發狀況,所有人都了解情況的話,團員還可以從旁協助。

 

「……以上,就是各位這次的工作分配。大家還有任何問題嗎?」

所有人都搖頭,他們不會用嘴巴說出,單單只是用動作來表示而已,這是他們一直以來的默契。會議當中,橫山一定會詳細解說所有內容,即使是這麼臨時的任務,團員也完全信任橫山,從不認為橫山會出什麼差錯!

但這次的任務,橫山卻意外顯得憂愁……:「因為這次是臨時的案件,準備的時間相當倉促,如果有發生突發狀況,各位請採取應變措施。那、就此解散。」語畢,橫山盯著桌上那張拍賣入場名單……

 

「橫山君,會已經開完了不是嗎?」

錦戶握著橫山的手腕,又是跟之前一樣呈現冰冷的狀態……

「嗯,我知道。」橫山的語氣聽不出猶疑,這是他從小就被訓練出來的,但他沒辦法控制會因為緊張而冰冷的掌心。

大倉可能知道錦戶的察覺,自己則從後方環抱住橫山:「橫山君真的好冰喔,夏天抱起來特別舒服!」

看似消瘦無力的橫山,意外地力氣足以甩開黏上的兩人:「你們也都快點去準備。」

團中的兩個末子猛力點頭後,接著相視而笑~

 

∞           ∞           ∞           ∞           ∞           ∞           ∞

 

拍賣會是在晚上八點開始進場,活動則是在一家宴會廳舉辦。

雖說這並不是一場黑市拍賣,邀請的客人也多是政商名流,但不乏還是有些黑道界的大人物參加。

整棟建築是個幾何拼接型態的大樓,是較現代感的設計,大樓前方還有一大片廣場,從廣場走到建築物少說也有兩百公尺遠。入夜後,整個廣場幾乎是昏暗的狀態,只有數盞黃色地板燈作指引而已。廣場旁還有兩排矮叢圍起的寬道,是整棟大樓的地下停車場的出入口。

大樓內部的一到三樓,有各式不同的高級餐廳進駐;四到八層樓就是舉辦拍賣會的宴會餐廳,再上面的樓層就是家企業集團經營的連鎖飯店。

大倉將車子停在對向車道的十字路口待命,因為離廣場還有段不小的距離,大倉不得不用望遠鏡觀察大樓附近的動靜。

 

在外頭待命其實是相當重要的工作,但沒有進到場內大倉卻覺得沒有實感。雖然可以隨時從耳機聽到團員們準備的情況增加一些實境,但心裡還是有點小空虛……:「時間怎麼過這麼慢啊,好無聊!」他自言自語的發著牢騷。

「待命的工作也不可懶散。」聲音來自沒什麼音調起伏的橫山。

「是、是!」大倉忘了切掉麥克風,因此剛才那些話都被大家聽到了!

耳機裡傳出其他人發出各式各樣的笑聲,他覺得有點難為情地摸摸鼻子坐直身子,認真執行自己的任務……

 

過了不久、他注意到貼在廣場的那排的車道邊上,停了有十輛轎車。

 

雖然這是沒什麼好奇怪的,也許是會場安排接送客的司機也不一定。但大倉卻發現並沒有任何人下車。而且離拍賣結束還有很長的時間,這麼早就安排送客的車子還真有點奇怪……大倉覺得事情有所蹊蹺。

 

「大倉,外頭這突然來了十輛轎車,但卻沒有任何下車的動靜!」

「橫山、持續觀察!」

「收到!」

 

過了幾分鐘後,大倉突然從耳機裡又聽到了令人在意的事情……

 

「錦戶,會場的情況有點古怪……不知道為什麼,保全檢查還挺鬆散的……」

「橫山、有發生任何異樣嗎?」

「目前是沒有,但是……真的檢查的很隨便!」

大倉聽得出來錦戶似乎很不滿負責搜身檢查的其他保全……可能多半是擔心如果有人手持危險武器進場的話,場內的同伴也會有危險。

錦戶跟丸山是負責偽裝成臨檢的保全人員。不單是為了做好偽裝的工作,他們還有責任先替團員做好把關。所以同樣是做檢查的動作,錦戶就很看不慣其他人的行為……既然是收了雇主的錢,難道就不該替你們的雇主多著想嗎!

就在附近的丸山看到錦戶的嘴臉實在不太討喜,就輕拍了他的肩膀回了個笑容……

「噗!」轉頭看的錦戶忍不住笑出了聲音,看來應該是奏效了!只是丸山的臉笑得有點古怪……錦戶不自覺的鬆了繃緊的臉,輕輕點頭回應後,又繼續替男性客人作搜身的動作。

 

在場外的大倉又開始無聊起來,甚至開始有點犯睏……整個下巴已經貼在方向盤上了。

他觀察的那十輛車依舊沒有動靜,大倉越覺得發毛……到底他們的目的是什麼呢?不管他怎麼在腦內猜測都想不出個合理的答案……

 

 

「拍賣要開始了!」

聲音是來自村上。他沒有報自己的名字,恐怕是因為客人在旁邊的關係。

他被安排偽裝成一名負責舉牌的工作人員。

這是其實是幾乎沒遇過的情況……

一般來說,都是自己帶的下屬或是本人作舉牌與喊價的,但這場拍賣會卻規定由主辦者配給舉牌的人員。

其實會場這樣的安排村上早就覺得很不對勁,其他人也或多或少有所發現……

為何所有的人員都要掌控在主辦者手上?

村上知道橫山絕對不會遺漏這件事,但明知道有問題,為什麼橫山還要接呢?到底那藍寶石項鍊是有什麼特別的地方,讓他不顧疑點而接受了委託呢?村上怎麼想都想不通,他甚至覺得完全猜不透的橫山意外的可怕……

 

「各就各位、」

橫山的這句話,敲醒了在思索的村上。

 

在場內的五人,屏氣凝神的等待指令……

 

「Deal!」

 

六人的眼神變得銳利了起來!

 

∞           ∞           ∞           ∞           ∞           ∞           ∞

 

就這樣、拍賣進行了一個小時左右,大倉終於從耳機裡聽到下一個競標的東西就是他們要搶奪的藍寶石項鍊。

似乎是村上的麥克風那,收到他服務的客人說著「不管多少錢都要標下這個商品」的指示。橫山配給村上的就只是要做好偽裝的工作而已,所以現階段也只能照著客人的意思。

 

但項鍊的競標還進行不到幾分鐘……

 

「砰!」

 

大倉忽然從耳機裡聽到一聲鳴槍!

 

「有任何人受傷嗎?」橫山最先發出聲音。

接著在場內的五名成員一個個回答自己的狀況……

「安田,附近沒有異狀。」

「涉谷,附近沒有任何人傷亡。」

「丸山,沒有。」

「錦戶,這裡也沒有人受傷。」

「村上,我沒受傷,但我左邊兩個位子的客人中彈了!」

 

聽到的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氣!

 

村上似乎跑去那位客人身邊,一直呼喊「客人、客人」的聲音。但喊了幾聲後他就不再叫了,可能那位客人已經死了……

 

耳機不斷傳出了混亂的尖叫聲,即使大倉在外頭,都能想像場內目前的情況……他現在只覺得可怕,即使身在安全的地方,但因為不確定團員們的安危,他十分恐慌!

到底誰是兇手!?為什麼偏偏在這個時候……大倉緊緊握著方向盤。他猜想橫山絕對沒有料到這種事,甚至認為他很可能是被情報商所騙!但他不懂到底背叛橫山能有什麼好處……似乎這樣的推測也不合理。

大倉突然有個想法……該不會兇手的目只是為了殺人,而剛好這個時間下手是最佳的時機?那到底會是什麼理由一定要致人於死地呢?

 

被殺的人相當靠近村上的位置,而且村上還特別跑去關切死者,大倉很擔心下一個目標很可能是村上……但因為沒有團員答覆也沒有聽到類似鬥毆的聲音,所以大倉判定當下應該是無法得知誰是兇手,也沒有人能去阻止。

 

耳機裡不斷傳出交疊出來的可怕嘶吼聲,讓他的耳朵有些不適……

「別在這時候……」大倉稍微拿下耳機按著耳屏,希望能減緩這個情況……

又過大約二十秒左右,大倉又透過手裡的耳機聽到五次沒有間斷的鳴槍,依舊沒有人回答是自己還是附近的人中彈。

緊張的氣氛下大倉又塞回了耳機,不適的狀況已經減緩許多,但他依舊還是沒聽到團員的人回話……

 

這時、大倉的餘光注意到,剛才那十輛轎車內部似乎有點動靜了!他趕緊拿起望遠鏡觀看……

前面兩台車下來了共三名個子高大的黑衣男子,步伐不疾不徐地往會場入口移動。

為何是現在?他們會有這樣的舉動是知道場內發生了什麼事嗎?大倉想要看清他們的臉,但是因為角度的關係,最多只知道整體的輪廓而已,連車牌號碼也完全被擋住了。

他本想要移動車子,但下一秒又想到如果有其他動作的話,搞不好會被他們發現,所以發動車子的動作就停了下來。

 

如果是團員們會怎麼做呢?大倉不敢輕舉妄動,焦慮的情緒讓他直冒手汗……

 

 

橫山原本預定的計畫是—在確定得主的同時,安田會立即關掉電源總開關,他就趁這時候出擊,偷取藍寶石項鍊!

但現在卻因為突發事件,根本無法實行……

 

大倉預測,安田一定沒有關掉電源,因為如果真的關掉的話,場內的所有人會更加的惶恐……恐怕這點也會驚動到殺手而開始胡亂掃射,這就難保所有成員能夠平安逃脫……。但說也奇怪,如果推測兇手只是要殺目標的話,為什麼還要開那五槍呢?

 

 

「橫山、東西被搶了!現在怎麼辦?」發出聲音的是安田,因為情況太混亂了,他也沒有報上名字。而且他會這麼說,恐怕他正眼睜睜地看到有人搶走了項鍊。

「現在場面已經無法執行任務了,大家都先撤退!」

雖然大倉聽不出情緒起伏的差異,但橫山一定非常懊悔自己為什麼要接下這麼危險的工作讓大家陷入其中……大倉一邊猜想,並發動了車子熱車,等他們全員都到齊就馬上離開現場!

 

至於那十輛轎車與剛才三名黑衣男子的行動,他現在也無暇顧及了……

 

 

就在這緊張地等待下,全員終於都上了車!大倉只瞄一眼確定人數無誤後就趕緊開車逃離。

但過了一段時間,大倉緩下情緒後,他突然發現到有件事情很不對勁……

 

「……你們有聞到一股血腥味嗎!?」

 

大家屏氣凝神的開始嗅了嗅,甚至摸著自己身體是否有沾到血跡。

原本村上以為是自己的關係,但是他當時接近死者的時候,手也並沒有碰到血,應該不至於還會留下什麼足以讓大倉在意的味道。

 

而最後發現血腥味的源頭竟然是……

 

「剛才……我被子彈擦到了……」

說話的,正是那本來就蒼白到沒什麼血色的橫山!

 

的確、六人當中,剛才唯一沒有什麼大幅度的動作的只有橫山!

 

其他人同時露出驚恐的神情!村上也管不了這麼多了,牙齒一咬、馬上撕下袖子,空下來的手一邊確認橫山流血的地方。

其他人趕緊將橫山的身體放倒,也一邊摸索橫山受傷的位置在哪一處……

 

西裝褲的右側布料已經整遍浸濕了!村上注意到這點,沿著橫山的右側臀部開始摸索……

 

「ヨコ、保持清醒,別暈過去!……」

村上摸到傷口處是在大腿外側,子彈雖然只是擦過並沒有卡在肌肉裡,但因為逃離會場的時候,橫山沒有作立即的處理,所以就算不是打中動脈,他也一路流了不少血……

 

村上迅速又俐落的綁著冒血的地方,因為現在不容得有任何遲疑!一綁好後,他抬高橫山的大腿將自己的膝蓋墊在下方,盡可能減緩出血的情況與疼痛。

村上轉頭對著大倉大喊:「大倉、去診所!」

「是!」他也正是朝同一個目的地行駛……

 

 

此刻的大倉只能專心地盯著前方開車。

但聽著團員們在後方不斷呼喚著橫山,他早已止不住波濤洶湧的情緒而流下了淚水……


---------------------- 


這章節會用大倉為主的視角來寫,
是因為詳細策劃犯案的內容我還挺苦手的,
講明了就是因為腦容量不夠我想打混... (喂


另外讓橫山受傷是因為有相當大的可能性才會這麼寫的,
並不是因為我也很想看到橫山被大家摸身體的畫面 (欸
也並不是我真的很高興把團員虐哭w (欸欸

我故事設定的hina是個把yoko的命看得比自己還重的人,
對他來說yoko就是他的精神支柱,
大概就是一種「要殺橫山,就先踏過我的屍體。」這般的感覺www

順道一提,我設定的hina瘋起來也是會嚇死人的喔w


以上

评论
热度(9)
©zoewa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