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ewa

這裡只寫8團同人,嚴重OOC
21CP通吃,不挑食,最愛橫雛
篇章冗長,文也打得很慢...
習慣分段打文
小學生文筆,常出現錯別字,
還請客官見諒...

怪盜∞ 《第三章—被詛咒的藍寶石》-3

●8UPPERS設定但用本名,嚴重OOC
●CP混亂,21CP都可能會出現
●正文都是劇情為主,最多只會有點點甜,車最多只有暗示
●每章節為一個事件,而且會分很多段,所以還請耐心等候m(_ _)m
●如果劇情有BUG,那絕對是因為我太笨又沒有邏輯〒▽〒


---------------------- 


《第三章—被詛咒的藍寶石》-3

 

大倉一路飆車到了一家小診所。

他們齊力將橫山搬到醫生推出來的單架上,並把他送進手術室……

 

六人在手術室外頭等待……

 

大倉早就在路途上哭紅了雙眼,安田忍住在眼眶打轉的淚水,撫著大倉的背想給他安慰,但是這卻催生了他更想哭的情緒……

大倉狠狠咬著下唇抬頭看著天花板……他回想起小時候自己被欺負躲在暗地裡哭泣時,橫山與村上教他不落淚的方法……以前都會奏效的,為什麼這次就不行呢?

 

他摀著眼睛只想止住淚水……

 

∞           ∞           ∞           ∞           ∞           ∞           ∞

 

終於、手術顯示燈暗下來後,醫生終於走了出來……

 

「還好傷勢不算太嚴重,痊癒後也不會影響日後的活動,只是至少需要一到兩週的時間在這好好靜養。現在他是沉睡的狀態,等到他一醒來,我會立即通知你們。」

聽到這句話,全員才終於鬆了口氣!

在錦戶眼中打轉的淚水終於洩流出來……:「太好了、太好了……」他上前抱著醫生開始大哭,把剛才壓抑的情緒都宣洩出來。

大倉原本哭得糾結的表情,也隨之展開為笑意……

 

 

事過一天後,他們終於接到了醫生的來電,確定橫山已經醒來了,只是目前狀況還很虛弱。

他們飛奔到診所裡關心橫山的狀況,但本人卻根本不在意自己的傷勢,堅持要去找藍寶石項鍊的下落……

村上當然與他起了爭執!一旦兩人吵起架,其他五人根本不敢插個半句話,連醫生都躲得遠遠的不想管他們的家務事。

最後,村上卻因為橫山叫了一聲「ヒナ」就軟化了。並不是因為橫山用撒嬌的聲音這樣稱呼他,而是他知道橫山只有真的必須這麼做但卻無能為力的時候才會這樣叫他。

村上只好妥協了……他想,就讓橫山任性個這麼一次吧。但因為橫山行動不便的關係,所以村上就暫時代理橫山的工作,並分配調查的工作給其他團員。

 

 

但說也奇怪,在調查的過程中卻意外的發現到一些事情……

 

「我先去調查了當時搶東西的那幾個人,他們是A組織的成員。」親眼看到搶走藍寶石的人是安田,他拿了幾張挺血腥的照片擺在大家眼前:「結果卻在隔天,全部都被槍殺死在自己的家中。當然、我都去搜尋過了,他們的住屋內都沒有看到藍寶石項鍊的蹤跡,可能殺了他們的人,目標應該也是為了奪走它吧。」

「竟然為了個項鍊搶成這樣……簡直就是瘋了!」村上摀著嘴巴盯著桌面。

「安田調查A組織時,我去調查了跟他們最近常起衝突的B組織有沒有可能下手,但卻發現了奇怪的事情……」接著是錦戶開口:「B組織的人並不知道那場拍賣會的事,所以也根本不知道有條藍寶石項鍊,他們反倒是參加了前不久另一場的拍賣會,其中也有一個拍賣物是藍寶石,但卻是還沒進行加工的原石。」

他放了一張可能是有人在會場拍下的照片,又繼續說道:「原本寶石是他們標到的,但卻在交接寶石的時候,交易的兩人突然都中彈身亡!在一片混亂之中,B組織的其他手下最後還是有把藍寶石奪回來,但卻在凌晨的時候,取走的手下也被槍殺了,藍寶石也同樣不見了……」

接著,團員陸陸續續說著他們自己調查的情況,結果包含村上調查的在內,所有被調查的組織都發生了為了搶奪藍寶石而發生槍殺事件。

 

村上看著滿桌子的資料理著思緒……

 

到底最後奪走寶石的是哪個組織?還是完全只是他們之間的搶奪大戰?村上只是越聽越混亂而已。調查的這幾個組織本來就互相仇恨,藍寶石似乎成了那條導火線。再這樣下去,還是無法找到真正奪走藍寶項鍊的人……

村上開始猜想這很可能是場陰謀,但到底主謀是誰,真正的目的是什麼,他完全沒有頭緒……。

 

「……雖然不是什麼重要的事,但這樣整理起來卻讓我覺得有點在意。」安田指著桌面上的紙張:「不管是舉辦的會場還是爭奪的據點附近,都有這家連鎖飯店。」

「對耶、這的確很奇怪……」村上看著安田指著幾張地圖上的建築,但他卻不認為飯店跟藍寶石或是項鍊有什麼關係。可是安田是個擅於觀察與分析事情的人,這樣的發現還是值得參考的。為了慎重起見,他打算親自去查清楚兩者間的關聯!

大倉站在村上旁邊,從他的眼眸感受到他的煩惱……可能是代理橫山的角色讓他顯得太過沉重,再加上誰都看得出來他關切每一個團員的安危……

「雖說在這樣查下去我們可能會有生命危險,但還是請大家在確保自身安全的考量下在進行追查。先不考慮奪回的事情,只要先知道藍寶石項鍊的下落就好。」這畢竟是橫山拜託村上的事情,他暫且還是要遵守兩人的約定。

「橫山君……他不要緊吧?」大倉直盯著村上說道。

距離事件已經過了十天了,但似乎醫生還沒有讓他回來的打算……

「晚點我會再去看看他。雖說傷勢已經好很多了,但我還是有點擔心……」村上緊握拳頭,要不是他不知道跟橫山聯絡的那個情報商是誰又逃到哪去,不然他絕對會把他抓來凌虐至死!

「那也讓我跟去吧。帶一些他喜歡吃的東西過去。」雖然整件事跟大倉一點關係也沒有,但他卻一直很內疚……

「嗯,也好。去的時候,別跟他提這些事,他一定會想親自去調查清楚。」

大倉用力點頭回應。

雖然其他團員也想跟去,而且錦戶跟丸山還露出了快哭出來的神情,但現在還有很多事要處理,他們知道必須壓抑自己浮動的情緒……

涉谷輕碰了一下村上後說道:「拿些糖果給他吧,我想這時候他應該會需要……」說完後就離開大廳上了二樓。

 

嗯、也是……這時候他的確可能需要糖果—村上遲了一秒才讀懂了涉谷的貼心……

 

∞           ∞           ∞           ∞           ∞           ∞           ∞

 

村上與大倉開車前往小診所,那是他們進入組織不久就知道的地方。

診所內的醫生是大J的老友,過去是一家大醫院的名醫,但後來似乎有什麼原因就辭職開了這間診所。

除了一般診所的工作,醫生也接一些「黑醫」的工作,對象幾乎都是一些混黑道白道的病人,大J就曾帶一名重傷的黑道來這裡待過一段時間。

 

車子停在診所附近的停車場,他們下車後刻意繞到診所後面的巷子。村上拿出醫生給他們的備份鑰匙從後門進入……

雖然來的突然,但是橫山倒是有乖乖的躺在床上。

「你有沒有好好吃飯啊?蒼白成這樣是快成仙了嗎?」村上雖然酸了對方一嘴,但大倉卻感覺到滿滿的關心。

「是啊、醫生煮的有夠難吃,沒吃幾口我就想倒掉。」因為天生白皮膚的關係,橫山躺在純白的床上的確很像沒什麼生氣,再加上病床靠窗,照進來的陽光刺眼到橫山好像快要消失的樣子。

橫山當然聽得出來村上話中的意思,所以才拿這點開玩笑,不然他很少會這麼說。

 

「不要以為我在前面接病人就可以趁機開我玩笑!」進來病房插話的,是為他動手術的醫生:「什麼東西難吃,這傢伙可是天天把我的飯菜吃光光的勒!」

在場的所有人都笑了出來!橫山沒有反駁,看來這的確是實話。

「我前面還有病人,就不多聊了。」醫生沒有久留,只是拿了點東西又回去前面的聽診室。

 

「來、這是大倉給你準備的。」村上調整好病床的桌子,就把裝便當的袋子擺在桌上。

「你要趕快好起來喔!」大倉帶著軟呼呼的撒嬌聲這麼說著。

「只是擦傷而已很快就會痊癒了,現在傷口都已經結痂了。」橫山沒有翻袋子的動作,似乎還不打算吃的樣子:「是說……藍寶石項鍊調查的如何?」

村上露出堅定的眼神說著:「大家還在調查,目前還沒有什麼結果。」他頓了一下,覺得自己講得恰到好處,便想轉開話題:「你先把你的傷養好,其他的之後再說吧。而且我們都還沒找你那委託者算帳呢!」他現在一心只想揪出那害了他們的傢伙!村上氣到掩飾不住想殺人的熊熊烈火!

「那之後再說吧,反正也不怎麼重要。」橫山顯得悠悠泰然。

可能沒從對方那得到什麼結果,橫山終於伸手去打開桌上的便當盒了。

「反正早晚都是要處理,倒不如我們先……」

橫山伸出食指貼在村上的嘴上:「這並不重要。我現在只想知道到底是誰想搶那個藍寶石項鍊,現在又是落在誰手上。我想你們調查的時候,應該也有發現一些問題吧?」

村上撥開他的手,顯得有些不滿:「你都差點被人害死了,為什麼還要查這件事?」

「既然一個寶石可以害死這麼多人,這已經可以算是一種詛咒了。」橫山明明最信科學的,卻從他嘴巴說出不科學的事情,聽著的兩人覺得實在很違和……:「難道你們就不想破除這魔咒嗎?」

 

兩人從他的口中聽出一些端倪來……

 

戳破他的則是大倉:「你該不會偷偷調查了吧?」

 

凝重的氣氛圍繞在只有三人的病房……


---------------------- 


一種yoko又偷偷做什麼事的節奏w

這段就先打到這裡囉~



评论
热度(6)
©zoewa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