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ewa

這裡只寫8團同人,嚴重OOC
21CP通吃,不挑食,最愛橫雛
篇章冗長,文也打得很慢...
習慣分段打文
小學生文筆,常出現錯別字,
還請客官見諒...

怪盜∞ 《第三章—被詛咒的藍寶石》-8

●8UPPERS設定但用本名,嚴重OOC
●CP混亂,21CP都可能會出現
●正文都是劇情為主,最多只會有點點甜,車最多只有暗示
●每章節為一個事件,而且會分很多段,所以還請耐心等候m(_ _)m
●如果劇情有BUG,那絕對是因為我太笨又沒有邏輯〒▽〒
●意外發現常常出現錯別字,還請各位見諒〒▽〒


之前的段落連結放在下面:
1    2    3    4    5    6    7

---------------------- 


《第三章—被詛咒的藍寶石》-8


 

傍晚,大倉拖著睡過頭卻很疲憊的身子走到廚房。

現在自認無用武之地的他,能做的大概只剩下為即將回來的夥伴做晚餐了吧。

他翻找的冰箱所剩下的食材……真的少得可憐。畢竟這裡只是暫時住的公寓,不怎麼下廚的兩人當然不會花心思去購買食材,反倒是櫥櫃裡堆滿了各式的泡麵。不用想也知道,他們這一週根本就只吃泡麵度日。

雖然他很想出門去買點食材,但是冷靜的聲音告訴自己,他現在出門會有危險!

大倉知道他們兩人吃泡麵的習慣,所以也不可能早早就為他們準備晚餐。無聊的他只好自己找些事情來做……

 

突然、大倉的手機響起、是簡訊的鈴聲!

而且這個鈴聲是他特別為某人設定的……是宮野直美傳來的!

大倉趕緊開了手機,訊息只簡短的提到:原來今天你沒有來啊,有點寂寞呢。

他欣喜落狂!這種情緒當然並不是因為愛情,而是這代表著他還有機會繼續接近宮野,任務也可以繼續進行下去了!

他興奮地迅速穿好西裝、打好領帶,將該帶的東西都帶上後,沒有留下任何訊息就往外奔去……

 

他到了那家酒吧門前,整理好自己的思緒後打開了門……

 

宮野固定的位子……

 

卻沒有她的身影!?

 

大倉覺得奇怪,明明上一週的默契就是在這家酒吧見面的,「沒有來」這樣的話應該就只可能是這間酒吧了,不可能有其他的場所才對。而且內容不管怎麼看都會讓人認為,她應該早就在這,所以才會這樣回覆吧?

但是大倉不管怎麼在店內尋找,都沒有看到那熟悉的女性身影……

 

難道是被騙了!?大倉有了這樣的警覺。但是依照宮野的個性,如果真的知道他的目的,不應該在出門的路上就可以攻擊他了嗎?那裡都是暗巷小徑,應該是最好下手的地方。他覺得宮野不可能不知道大倉的住處,畢竟佐藤都搜到那間公寓了,他應該可以叫手下探聽到才對。還是說因為兩邊鬧翻了,所以他們才無從佐藤那裡得知我的住處再解決我呢?

他在腦內思考著那則訊息到底有什麼目的,但他反覆咀嚼問題依舊得不到正確答案。大倉只能暫時當作是宮野很想見自己才會傳這封簡訊。

「請問,這位客人是有在找誰嗎?」吧檯內的酒保慰問著站著的大倉。

「呃、不,沒什麼,不好意思。」

大倉簡單回了幾句後便離開了酒吧。

 

 

大倉在回程的路上,沿路注意週遭的狀況。

他回去的地方當然是安田與錦戶的住所。雖然距離自己原本租的地方相隔有四條大馬路,但他還是得小心謹慎才行。

他心想著,必須趕緊回到住所才行,不然會讓夥伴們擔心……他不自覺地加快移動的速度!

 

就在他要靠近某個岔路時……

 

忽然間衝出來一台黑色廂型車!

 

車子停在距離大倉只有幾步之遙,並且堵住了大倉的去路。

接著……從車內出來了好幾個人影,但因為燈光昏暗的關係,大倉沒看出有幾個人。

緊接著、走在前面的三人猛然衝到大倉面前,二話不說就直擊他的腹部,讓他硬生倒地……

糟了、我果然被算計了!大倉知道大事不妙,在身體倒下後,趕緊壓了下手錶上的警報裝置。

他知道安田跟錦戶絕對趕不過來,但至少發出警報後,裝置會不斷回報他的位置。

只要他身上的任何裝置沒被取走的話……

 

他被人從後方套上了頭套的瞬間、嗅覺告訴自己大事不妙!

頭套的布料上竟然有乙醚的味道……對方到底打算對他做什麼!?大倉心裡當然是慌了,但此時的他卻連爬行都有困難……

大倉知道不能闔上眼睛,但卻抵擋不了睡意。剛才鼻子吸進了一口氣後,他的意識早已開始迷糊……

而迷迷糊糊中,他感覺到自己被人抱起來移動。

他僅存的最後一點意志聆聽週遭的聲音……依照附近腳步的聲音,應該綁架他的有六個人左右。

 

這是他沉睡前僅僅記得的事……

 

∞           ∞           ∞           ∞           ∞           ∞           ∞

 

時間回到了現在。

在被脫下頭套後,直接印入大倉眼簾的那位捲髮的熟女,正是怪盜組織這次的目標—宮野直美。

「看來妳是故意的吧?」大倉的語氣不帶之前談話那樣的溫柔。

「喔?你說簡訊嗎?」宮野拿起手機亮出了那個簡訊畫面:「是的、我是故意的沒錯。」

「既然妳想抓我,妳應該早就探聽道我住哪了吧?」

「我還沒能打探到,就被佐藤的手下先一步挖到我的把柄了。要不是這樣,我也不用之後還費力氣去安撫他。不過就是長得稍微俊俏一點,床上技巧還可以,竟然以為我貼上他就代表我屬於他的人了?笑話、他還不是靠我協助才把礙眼的人給解決掉的……」

大倉無心聽這些廢話,他也根本不在乎宮野跟佐藤的關係。依照目前的狀況,對方似乎還沒打算殺了自己,大概也是沒有挖到自己是什麼特別身分的關係吧。

「所以……妳綁架我的目的是什麼?」

「我給你兩個選擇。」宮野講到這裡就沒有接續,似乎在等大倉回應。

「那我洗耳恭聽。」大倉根本沒心情聽,他現在只想逃離房內跟七人的視線。雖然手被綁在後頭,但是他知道自己的手錶並沒有被摘除,如果警報系統順利通報給團員知道,他至少還有逃脫的機會!

「一個、是你臣服於我,當我的寵物情人;另一個是……」宮野對大倉正後方的人使了個眼色……

 

他聽到槍械被舉起來時的微小機械聲……

 

「你死在我手裡,讓我把你的屍體泡滿福馬林供我觀賞~」宮野帶著笑臉卻充滿惡意。

「哼、可笑,反正是死是活都還是供妳把玩的人偶。如果要殺我……」大倉冷笑,突然轉換成更狂妄的語氣:「妳乾脆點直接對著我的臉開槍啊!」

「我不可能毀了你漂亮的臉蛋的。」宮野蹲下來輕撫著大倉的臉頰:「這麼美的臉蛋、姣好的身形,如果沒好好吻過你,我是不會罷休的~」宮野也不顧房內其他六名部下的視線,嘴唇就這樣準備附上……

 

但是大倉狠狠地甩開了!

 

宮野終於生氣了!她奪走手下指著大倉的槍械,並兩手握緊對著大倉的眉心開始歇斯底里:「我有錢有權又有勢力,你當我的男人根本沒有任何壞處,為什麼你就不能答應我?為什麼?」

大倉心想一切都結束了。依照眼前這名熟女不穩定的情緒下,她隨時都會開了這一槍。明明可以拖延更久的,但是宮野的行為實在讓他作噁,他寧可成為腐爛掉的屍體,也不願成為這女人的玩具!

他的奮戰還沒有結束!他直到嚥下最後一口氣,都不能把自己的身分洩漏出去。這是為了自己,也是為了團員們……

「簡單一句話……我一點也不愛你。」大倉鄙視的笑著。此刻的他只希望宮野快點扣下板機,結束這一切……

「那我就成全你……」

 

到來了,死期……我會聽到「碰」的一聲,最後聞到煙硝味而死……

 

喀嘁!

 

大倉注意到那並不是槍械正常運動的聲音,比較像是沒有子彈卻按下板機的聲音。

他睜開眼睛看向槍孔……

 

只見宮野那美麗的臉龐生氣的糾結在一起,她不斷的開槍卻不見子彈飛出!

 

「怎麼會?……難道你們配的槍都不放子彈的嗎?」宮野猙獰的表情對著蒙面的六人怒吼。

「並不是。」

這麼聲音……大倉竟然覺得如此熟悉……即使聽得出來是隔著布料發出的聲音,但他的耳朵告訴自己……這聲音是來自他熟悉的人的聲音!

「只有妳手上的那把沒有子彈。」

話才一說完,大倉緊接著就聽到一聲槍聲……宮野手上的槍械就這樣被子彈給彈開了!

「你……你們!?」宮野看到六名自己的手下竟然槍口對著自己,她嚇到說不出話來……

「我們無意打擾你們談情說愛,只不過我們的目標是妳身上那條藍寶石項鍊呢。」這次換了另一個蒙面人說話,他緩慢地靠近宮野,似乎打算逼她到絕路。

大倉也聽出來現在說話的人是誰……

 

怎麼可能!?到底是什麼時候……大倉驚訝到無法思考。

 

「你們……你們想幹嘛!?」宮野顫慄的不斷往後退……她靠上了桌子後發現,自己早已無處可躲。她拿起桌上的文具往靠近的蒙面人身上扔,但毫無效用。

蒙面人快貼近宮野的瞬間……他快速地拔走了她身上的項鍊!

宮野當然驚慌失措!那是她好不容易得到的獎賞,怎麼可能這麼輕易就被偷走了呢!但是有子彈的槍口對著自己,她不敢輕舉妄動,只能眼睜睜看著藍寶石被奪取……

「這樣不是很好嗎,妳保住性命,我們得到財富,這可是雙贏的局面。」第一個人的聲音發出像是嘲弄的口吻:「那今晚……就不打擾了,祝妳有個美夢!」

話才剛落下、六人同時對天花板的大燈開了槍,屋內立刻就暗了下來。宮野大聲尖叫,恐懼席捲她的全身讓她無法動彈。

大倉在這瞬間的混亂中,感覺到有股刺涼的風輕輕劃過自己的手腕……被綁住的雙手就這樣順利的解開了!

瞬間的黑暗讓大倉無法適應,一時之間胡亂往旁邊傾倒,他只能朝著他認為正確的方向移動……

但過沒幾秒,他感覺到有好幾隻手抓住自己,一把將他推向其他方向,身旁的人摟著他的腰際一直往某個方向移動。

接著、他很清楚聽到門被推開門的聲音。原本以為外面會有燈光的,但卻依舊是一片漆黑。他大概理解這樣的用意是什麼了……為了不讓宮野的手下抓到他們,應該是早就計畫好逃脫的時候把整棟樓層的電燈都關閉了!

真是佩服他們想到這一招!大倉拖著還有點隱隱作痛的身軀繼續移動……

 

直到他們好不容易搭上了電梯,到了地下停車場……

一輛他再熟悉不過的車子就停在眼前。

他被這些蒙面人推上的車內後,負責開車的人二話不說就衝出了停車場!即使前面有人想要阻擋,他也像是沒看到人似的衝了過去……

 

 

等到開了一段路後,坐在窗邊的蒙面者確定沒有人跟蹤他們的車子,大家才把頭套給脫了下來……

沒錯、那六名蒙面人就是橫山他們扮的!

 

「你們是什麼時候……」大倉還搞不懂到底中間發生了什麼事。

坐在他一旁的安田則為他解釋……

 

 

在大倉遭到攻擊後,他按下了手錶上的警報裝置,那個裝置不單是可以從家裡收到位置的訊息,橫山改寫好程式後,讓警報也能同時傳到團員的手機裡。剛好那時,正在接近住處的安田與錦戶收到了訊息,回報了大倉的位置,他們便趕緊追了上去!

在家中的橫山與涉谷則準備好東西後,馬上開車前往追蹤;村上與丸山也接到通知後,也趕緊前往目標位置。

三台車追到了綁架大倉的黑色廂型車後,橫山指示其他兩台車先在後頭跟上,自己開的那台車則緊緊逼近……涉谷拉下窗戶,換上了與他身形有些不相襯的狙擊槍,在馬路上快速奔馳的情況下,毫不吃力的擊破了車子的後胎,對方的車子開始打滑,只能一直往路邊停靠。

車體雖然毫髮無傷,但車內的人因為車體打滑的關係,身體都被撞得難受……

 

橫山與涉谷下車的同時,其他團員也跟著下車,一同往廂型車方向移動。

那是一條沒什麼車子的道路,他們是故意逼車引導他們來到這裡的。

車內的人狼狽地拖著被麻醉的大倉走了出來。似乎是為了呼吸新鮮空氣,他們紛紛脫下頭套丟在一旁,他們已經顧不了身份這件事了……

涉谷冷酷地舉起他常用的手槍,連續「碰、碰」兩聲,精準地打中了兩名黑衣男子的頭部。丸山跟錦戶也分別跑到前頭,一個毫不費力的勒死了其中一名塊頭很大的男子;另一名則是毫無保留地打到對方血肉模糊。村上在不遠處投擲出手中的小刀,也是不偏不倚地插進了敵人的頭顱,當場斃命!而身材最弱小的安田走到最後一個僅存的黑衣男子面前……

他笑容滿面的說著:「你們是誰派來的?」

「……我……我絕對不會說的……」對方雖然痛苦的回答,但不打算屈服。

「說的話或許我們會放過你一條生路,讓你回去告訴你的老大,不覺得這交易不錯嗎?」安田看似天然的微笑,但是他從口袋裡拿出一瓶東西,看起來相當危險……

「你們會選擇在暗巷裡動手,行事頗為謹慎,大概推測得出來你們的老大應該也是這種行事作風……是宮野派來的,對吧?」安田打開了瓶裝物的蓋子,正在等待對方的答案。

對方沒有回答,但是村上的笑容看得出來是被猜中了。

「那你們是要把這男人綁架到哪呢?新宿、池袋……還是總店呢?」

對方依舊不敢回答,但似乎他漂移的雙眼說出了一切。橫山遠遠地俯視著他,他的心理……完全被他們看透了!

「沉默,我就當作是yes了。」安田將瓶內的液體倒在對方的臉上……對方痛得發出哀號,臉像是逐漸被毀容般流出了鮮血……

橫山看著爆胎的車體與自己開的車是同樣款型,他動了點歪腦筋……:「我有一個主意。」

村上也不懷好意地笑著道:「我們洗耳恭聽!」

 

處理好後續後,橫山一行人套上敵人犯案時戴的頭套,帶著熟睡的大倉,前往他們的目的地。

就在他們開離案發現場有一段距離後,爆胎的車體連同村上與安田開來的車子,在一場爆破後,被火舌毀於一旦……

 

 

大倉聽完整個過程後終於大大鬆了口氣。或許是一直處在緊張疲憊的狀態,他很快就入睡了,並靠在比自己個子還矮小很多的安田的肩上。

「啊、他睡著了!」錦戶回頭看到了這一幕。

「就讓他睡一會兒吧。」安田沒有發出聲音,而是用誇張的嘴型慢慢地張嘴表示。

其他人淺淺的笑著。或許睡覺這樣的行為是具有傳染力,過沒多久……車上除了橫山與村上,大家都熟睡了。

村上看到後照鏡內的其他團員,臉上漾著有點幸福的微笑。但他很快地收回笑容,並問向坐在駕駛座的橫山:「後續的事該怎麼辦?」

「之後的交易我會再告訴你。」

村上沉默了一會兒,轉頭直直地盯著橫山的側臉,他正想說他問的問題不是這個意思之時,橫山像是理解他的想法便又開口了:「不會有事的。」

村上睜大自己的雙眼,他感覺到一股溫暖,卻同時感覺到一股恐懼襲來……

「一切都不會有事的。」橫山又再次地覆誦,並轉頭看了村上一眼。

因為兩人難得的對視,村上突然有些害臊地撇過頭去。

 

並不再做任何發言……

 

∞           ∞           ∞           ∞           ∞           ∞           ∞

 

整個事件結束後三天,新聞大肆報導一件兇殺案……

 

連鎖飯店集團的接班人—宮野直美,疑似遭到黑道組長—佐藤大和殺害。警方在案發現場與凶器上,採集到佐藤的指紋。兩人似乎是因為感情糾紛起了衝突,在情緒失控下,佐藤持刀……

 

橫山喝了口咖啡,站在落地窗旁,他隔著一層紗布窗簾享受著太陽射進來的暖意。

他毫不在意新聞媒體報導了什麼,因為他才是知道真相的人。他會聽著新聞,也只是要確認這件事被報導出來而已……

 

他回頭看著電視直播的鏡頭焦點,是被新聞記者簇擁報導的佐藤大本營。

他微微的輕笑後便關掉了電視,悠哉地拿起桌上的外文書籍開始閱讀……

 

至於佐藤大和的組織最後會如何?

 

這不是他需要考慮的事情……

 

完~


---------------------- 


終於打完了啊!!!!!!!
自己的拖延症導致這麼久才把這章完結,
現在挺有罪惡感的...TAT


评论
热度(5)
©zoewa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