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ewa

這裡只寫8團同人,嚴重OOC
21CP通吃,不挑食,最愛橫雛
篇章冗長,文也打得很慢...
習慣分段打文
小學生文筆,常出現錯別字,
還請客官見諒...

怪盜∞ 《第四章—黑暗面》-1

●8UPPERS設定但用本名,嚴重OOC
●CP混亂,21CP都可能會出現
●正文都是劇情為主,最多只會有點點甜,車最多只有暗示
●每章節為一個事件,而且會分很多段,所以還請耐心等候m(_ _)m
●如果劇情有BUG,那絕對是因為我太笨又沒有邏輯〒▽〒
●意外發現常常出現錯別字,還請各位見諒〒▽〒


這次的故事其實參考與擷取不少很多日劇電影的環節,
所以應該看的各位會發現很多相似之處,
只是稍微在比日劇「乾脆」一點就是了。
這篇章節也比較血腥一些,
如果感到有些不適,
還請不要繼續看下去,我怕嚇到大家...

另外提一下,
這篇章是以安田為主,
但是很黑的安田,
如不喜歡這個設定,
也不建議大家點閱...

如以上這些都可以接受的話,
那希望大家還看得愉快~~

---------------------- 


怪盜∞ 《第四章—黑暗面》-1


 

一個清閒的早上…

正值酷暑的季節,外頭的氣溫飆高到39.8度,即使是熱愛曬太陽的錦戶與安田,也都不願意離開冷氣房……

兩人只穿著一條內褲走到大廳,很有默契般地同步趴在大理石地板上。

「好熱啊~~」

「真慶幸還好大廳的地板是大理石鋪的。」

這時,有個白皙的身影從二樓深處走到樓梯旁……習慣待在室內的橫山,注意到兩個熱愛戶外運動的夥伴,竟然攤得像死魚一般,忍不住輕哼,但是聲音太小,樓下的兩人根本沒有注意到。

從二樓俯視他們的姿態更顯得兩人有多愚蠢!橫山決定要數落他們……

「奇怪,你們不是剛才吵著要去海邊嗎?怎麼現在都躺在地上?」橫山緩慢地移動到一樓。除了頭髮以外,一身白的衣服與雪色般的皮膚,幾乎快跟刺眼的牆面合而為一。

「啊、橫山君啊!」「啊、橫山啊。」兩人同時看向聲源處,但身體都沒有其他的反應。

他們太想擁抱冰涼的地面了!

「你們至少也穿件褲子吧,我一點也不想看到你們的四角褲。」橫山繞過他們,順手將夾在腋下的書本放在他固定的沙發椅上,走向廚房那裡。

「反正我們從小一起長大,又不是沒看過彼此的雞雞……」安田回答的口氣跟語調太像小屁孩了,橫山都不知道該吐槽哪一點……

「橫山君,我們剛已經把冰淇淋給吃完了,但還是好熱,所以我們把所有冰塊也都吃掉了。你在幫忙冰一些冰塊好不好?」

這些夥伴就這個時候會踩在他的頭上……橫山無奈地垂著眼皮。

 

等等……橫山有點擔心剛才錦戶說的話……

 

冰塊也都吃掉了是什麼意思?

 

他記得前幾天終於下定決心買下冰滴咖啡壺,昨晚睡前才把咖啡粉跟冰塊放進去,並放在冷藏等它慢慢融化……他現在擔心的就是那些冰塊是不是被吃了!

他懷著不安的心,打開了冷藏的冰箱門……

 

「你們竟敢吃我咖啡的冰塊啊!」

這大概是橫山有生以來第一次因為食物的事情而怒吼!

 

「啊、啊啊啊、對不起~~~」兩人趕緊跳起身逃回自己的房間,留下一個白眼快翻到後腦勺的橫山裕……

他看了一下冰滴咖啡滴下來的量,大概還不滿半杯,可想而知這杯咖啡會異常的苦……

橫山取出冰滴壺,把上頭滴水的部位拿起來後,將咖啡倒入他常用的杯子裡,順便又加了點水,以及三匙砂糖。自己順道默默地取出冰櫃內所有的冰塊盒注入飲用水,在一一把它們冰回冷凍層……

「難得聽到你大吼呢~~」有點沙啞的聲音傳進橫山的耳內。

沙啞聲的主人正是村信五,他一派輕鬆地靠在樓梯欄杆上,看到了整個過程。

「你有空在那說風涼話,倒是管管他們吧。」橫山似乎把「教育」的工作交給了相方,畢竟要管理組織的運作就已經夠累人的了。

「不過能看到這麼有活力的你,這我就心滿意足了~」村上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到了一樓並走向橫山。上半身趴在吧檯上仰視對方,又圓又大的眼睛直直盯著他看。

「你講這種話都不害臊的?」橫山邊說,邊把最後一個冰塊盒放進冷凍庫,並關上門。

「我只是說出實話而已。」他突然站直身子,很生硬的換了個話題:「是說……中午有想吃什麼嗎?」

橫山將攪拌好的冰滴咖啡倒入嘴內……果然還是有點苦啊。難受的苦味讓他忍不住微微揪緊了眉頭,又加上了第四匙砂糖。他看了一眼村上,很隨意地回了一句:「你決定就好。」

「那做義大利麵沒意見吧?」村上突然想到櫥櫃裡還有一包義大利麵條還沒拆封。

「你也知道全團會挑食的只有錦戶。」橫山一副泰然自若地走去拿了自己的書,準備上樓回房間。

「嘛,也是啦……」

小時候待的孤兒院還挺窮的,一餐能有東西吃就很不錯了,村上倒還真的沒看過橫山不敢吃什麼食物。

也許只是怕院長難過不敢浪費吧……

「現在時間還早,你乾脆順便拖一下地板吧。那兩個傢伙把地板弄髒了……」橫山在嫌棄剛才兩個孩子氣的夥伴把身上的汗水弄在地上。

「你也可以順手擦一下啊,真是……」村上雖然嘴上抱怨,但已經自行去拿拖把了。

「我還要練撲克牌……」橫山的聲音早已漸漸遠去。

 

是、是,你的手最貴氣了……村上嘟著嘴倒也不是真的生氣。

 

∞           ∞           ∞           ∞           ∞           ∞           ∞

 

躲進房內的安田,第一件事就是打開房內的空調……

「爽~~~」

在空調下,很有元氣的彎著腰喊了一聲後,他才坐回辦公椅上,打開電腦螢幕。

安田的桌上放了三大台螢幕。一開始只是為了增加工作效率,自從愛上遊戲後,三台螢幕就可以各佔一個遊戲畫面,為此也玩得不亦樂乎!但不久前被橫山提醒不要太過沉迷後,他變得比較克制些了。至少在玩遊戲時,他絕對會留一個螢幕是空白的桌面。

此刻、他也正打算這麼做,但卻剛好在開機後出現了一封讓他很在意的信件浮動視窗……

 

「K……?」他怎麼突然發信給我?安田不經意的講出口,但並不是完整的唸法。

 

寄件者的名稱是Kit,但只是個代稱。

安田不下幾次收過用K開頭的好幾個英文名字的郵件,一開始都是同一個IP位置,後期就經常更改IP發信。但他早已記住對方的用詞習慣,所以即使之後不斷變換,他一樣能辨認就是同一個人……又或者說是同一個組織。

安田總稱對方為「K」的緣由就是來自於此。

K是以前在網路上認識的駭客,兩人有過幾次交流,所以彼此都很清楚對方擅長的項目,但卻從來沒有合作過,當然這號人物也沒跟團內的任何人提過。

 

他事先掃描信件是否有病毒,確定是無害的郵件後才點開來看。

那是一封內容簡單明瞭的信件,但卻讓他很在意……

 

安田快速閱覽時,注意到一個讓他特別敏感的字眼……:「公安!?……」

 

那是一封請求安田協助的內容。

對方聲稱自己握有公安的犯罪證據,K打算把這件事公諸於世。郵件內容並沒有敘述有關公安的犯罪內容,只簡述是極惡不赦的行為,在這點上,的確是挑起了安田的興趣……

 

安田因為過去的某個事件極度痛恨政府,尤其是警界,這是怪盜組織裡每個人都知道的事。

 

而信件裡請求安田協助的工作內容……

 

則是製作炸彈!

 

這是個相當可怕的行為,但也正是安田最為擅長的!他精通生化、理工與醫學,是標準的理工科頭腦,大概只有程式是在橫山之下,所以要製作多少個炸彈都不是問題,但安田根本沒有理由一定要協助他,或者該說是「他們」。

他反向思考對方的用意……公諸於世的工作事實上一人又或者他們的組織去駭就足夠了,為何還要找他製作炸彈呢?而且如果真是個組織體的話,應該也會有人懂得這方面的知識,怎麼樣都不需要請求於他,到底為什麼對方認為自己非有理由幫忙呢?安田對於這點就是想不透,他甚至不想去思考,因為他越去在意就越會深陷進去的人,他自己很清楚。

再說、他畢竟只是怪盜組織中的成員,還是以盜取財物為目的,對於可能會傷及無辜的事情根本不想接觸,除非是對手找碴又或者會危及他們的性命……

又或者是他想復仇的人……

再加上,信件內容也沒提到獎賞的利益關係,即使做了這件事也得不到任何好處,他完全提不起勁。

他決定忽略這封郵件,但也沒有打算刪除,自顧自地看著右邊兩區塊的螢幕,開始玩遊戲……

 

∞           ∞           ∞           ∞           ∞           ∞           ∞

 

「安田你聽說了嗎?」

隔天過了午飯時段,橫山見到從房間裡走出來的安田,說了一句沒頭沒尾的話。

「聽說什麼?」因為太過炎熱,連褲子都沒穿只套著一件上衣的安田,在伸懶腰的同時露出了底褲與肚子附近的恥毛。

「……就算我們都是男的,你露出那裡的毛也很不雅觀啊……」橫山很自然的把話題先丟一邊,挑剔他的穿著。

「又有什麼關係……」他還刻意伸手去搔搔肚子上的那一搓。

橫山沒眼看的撇開視線……自己又把話題帶了回來:「你聽過一個叫『K+』的組織嗎?」

「K……+!?」安田聽到了敏感的字眼,瞳孔有些許變化,他差點沒把加的字唸出來……:「沒聽過耶。」

他自認為偽裝的很好,而且橫山也不是看向自己,應該沒有發現剛才的異樣才對。他也認為剛才不自然的語調,大概只有大倉會察覺到。

他對這個字太過在意了,或許是因為昨天K突然來信的關係……

「K+這組織似乎已經存在很多年了,只是最近變得相當活耀。前不久,我從線人那意外得知他們的存在。

我稍微追蹤了一下他們的行動,似乎他們在翻查一起強盜殺人案件。K+會很在意那起案件,好像是因為案發後已經三個多月了都還沒有什麼進展,他們懷疑有人背後操控,為此做了點調查。

其實各方的人對那起案件多少都有關注,所以K+的行動也就特別矚目。據風聲透漏,K+似乎找到些證據指出是警界幹的,並向各個領域的人才請求協助。

雖然K+似乎都沒有向各方明確透漏內幕是什麼,但好像有人猜到一些可能性……

你對於警界的事情不是向來都有在注意嗎?是否有所聽聞?」橫山刻意把緊要關頭的話題中斷在那,又拉回來詢問安田。

「我已經很久沒去注意那些消息了。而且還是殺人案件,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多怕麻煩……而且搜查的事情,你向來查得都比我快,就算我有訊息也不會比你來得前端。」他笑著露出可愛的兔牙,又不在意對方的視線,直接平躺在地上,享受大理石的冰涼與直吹下來的空調。

「……嗯……這倒也是……」橫山伸長兩腿掛在茶几的邊緣:「還想說你有沒有可能聽到一些消息。既然你都沒再注意了,那其他的部份我也就不打算提了,反正也不是多營養的事……」

 

他這是在挑起我的興趣?安田眉頭輕皺……

 

安田跟他相處這麼多年,也不是不知道橫山在這事上有多麼狡猾。如果對方是動物的話,絕對是隻狐狸!對、看他這麼白,應該還是雪狐的品種!

不、等等……就生物學來說,狐狸都還算是天真可愛的動物,根本沒什麼狡猾可言……

他果然還是奸詐的魔術師!

 

在自己的腦內上演著自說自話的劇場,橫山的話確實撩得安田心癢難耐……

但……那到底是什麼事件?

如果還需得到各方協助,那可見K+想幹一個很龐大的事件,橫山應該會想深入調查。而且,無論最後有無實行,對橫山來說,能夠獲得一個具有價值的情報,對日後也會是筆不錯的交易……

對方會這麼提,應該也是表面上想尋求身為夥伴者的我的同意。橫山自己決定可能不太公平了,所以才想拉團內的第二個聰明人下水……

 

安田再次確認,我們的首腦真的很狡猾……

 

「你說些來聽聽也無妨啊,反正最近我也閒著。」他挪動身子改成側躺的姿勢望向橫山。

對方帶著橫山式的微笑輕哼了一聲:「你果然還是很感興趣嘛。」

安田嘟著嘴,但也不否認……反正團員裡面哪個不被橫山看透的?

橫山身體往前傾,雙眼直視著對面的人:「事實上……那並不是一起強盜殺人案件……」

 

而是一宗連續謀殺案……

 


评论
热度(8)
©zoewa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