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ewa

這裡只寫8團同人,嚴重OOC
21CP通吃,不挑食,最愛橫雛
篇章冗長,文也打得很慢...
習慣分段打文
小學生文筆,常出現錯別字,
還請客官見諒...

怪盜∞ 《第四章—黑暗面》-2

●8UPPERS設定但用本名,嚴重OOC
●CP混亂,21CP都可能會出現
●正文都是劇情為主,最多只會有點點甜,車最多只有暗示
●每章節為一個事件,而且會分很多段,所以還請耐心等候m(_ _)m
●如果劇情有BUG,那絕對是因為我太笨又沒有邏輯〒▽〒
●意外發現常常出現錯別字,還請各位見諒〒▽〒


這次的故事其實參考與擷取不少很多日劇電影的環節,
所以應該看的各位會發現很多相似之處,
只是稍微在比日劇「乾脆」一點就是了。
這篇章節也比較血腥一些,
如果感到有些不適,
還請不要繼續看下去,我怕嚇到大家...

另外提一下,
這篇章是以安田為主,
但是很黑的安田,
如不喜歡這個設定,
也不建議大家點閱...

如以上這些都可以接受的話,
那希望大家還看得愉快~~

1

---------------------- 


怪盜∞ 《第四章—黑暗面》-2


 

當晚,安田回到自己房間後,像是全身無力似地攤在辦公椅上,左右搖擺……

 

他幾乎百分之百能確認,K就是K+這件事!因為犯案的內容,的確很像K會憤慨的事件!再加上發生時間點實在太近,已經可以確認自己也是被邀請的「各方協力」之一。

安田在認真思考著是否要瞞著大家協助K製作炸彈?因為在聽橫山敘述的當下,他感覺的到橫山是不打算拖組織下水的。而且沒有利益的話,就沒有說服團員的籌碼。

橫山其實並不愛錢,他的衡量只在於能否讓團員有動力去執行而已,金錢就是個籌碼……

他只單獨告訴自己,恐怕也是看自己決定要不要私下追查,無關團體行動!

安田把思緒拉了回來,如果橫山說的屬實……那內幕實在是太過醜陋了!醜陋到他完全能體會K的心情。

再加上這又是公安幹的……他心裡的聲音告訴自己他沒有理由拒絕!

 

他知道自己現在的表情是在笑的,而且是策劃著什麼可怕行動的笑臉,只差沒發出聲音而已,但卻隱藏不了心中的快感,身體抖動的厲害……

 

要殺死惡魔,那自己必須先成為惡魔!

 

這樣的話充斥在他的腦袋裡。

安田沉浸在那股黑暗漩渦之中,分分秒秒都在想像自己完成的炸彈能如何被K所使用……爆炸的地點?範圍多廣?會殺了什麼樣的人?

這樣的愉悅感侵蝕著安田到渾然忘我的境界……

安田不自覺地開啟了螢幕,按下了K的信件,回覆了時間地點等等簡易的內容就發了出去……

他隱藏在心裡的惡魔,正緩緩地覺醒……

 

∞           ∞           ∞           ∞           ∞           ∞           ∞

 

安田對於炸彈一直有著獨特的喜好。

雖然組織上使用的炸彈都只是一般定時炸彈或是簡易型炸彈,但對於自己的研發,他總是想要嘗試些更新奇的事物,例如像是「滲毒」之類這種像是天馬行空的方式。如果是用在人身上,那可就很有看頭了!在倒數計時之中就開始注射毒物,本以為解除炸彈後就能解救成功,卻在最後關頭發現中了毒,緊急送往醫後依然宣告不治……

這種二重痛苦,不是更加戲劇化嗎?

他滿意的想著各種有趣的設計,腦袋開始構思著炸彈的藍圖。

 

但對方會怎麼使用炸藥是個問題……

 

信上也沒說是針對人還是個地點,K是打算讓自己憑空想像嗎?

他與K的互動本來就只有「一來一往」單次的回覆。通常在下一次來信的時候,已經提的是別的事情了,安田理當然而用同樣的模式進行。所以他才會很快的回覆交涉的內容。就算現在認為應該要問清楚,他也覺得作風突然改變可能不是件好事。

再說,這就像玩文字接龍一樣,不知道對方會如何接續,那乾脆就讓它自然而然產生吧。

「這樣才有趣嘛~」

安田把自己關在實驗室裡思考這件事情……

 

到底……橫山只告訴自己的真正理由是什麼?他知道橫山的任何行為,都有一個龐大的理由,他不可能只單純轉述這件事後就此罷手的……

難道說……犯了那個案件的傢伙們也在這事件之中?

這可能性非常大!而且這也的確像是橫山會做的行為!

 

安田自認很了解橫山,至少利用自己的推論,倒還沒有過與他本意差距甚遠的情形。連之前大倉被綁架的那晚,橫山突然說他想到一個主意時,他的腦內馬上閃過一些可能性……其中一個,的確就是利用夥伴!

要說他奸詐狡猾也是,但從另一個角度來想,他也是因為信任夥伴才敢這麼大膽!

他大概也猜想到大倉會懷疑……因為大倉再熟悉不過他們的腳步聲了!

讓大倉抱持著有活著的可能性與死亡的覺悟,才能讓這齣戲演得更加真實……

 

可怕、這男人真的很可怕!

但不得不承認大J很會選人。由這種人當首腦真的再適合不過了……

不、這搞不好也都是大J教出來的。

很可能橫山告訴安田後會有什麼後續事件,可能也在對方的計算之中……

 

「或許……就是想讓我復仇吧……」

 

那件事情的恨意橫山最為清楚了!因為事實是由橫山挖出來轉達給安田的……

一開始,唯一知道整個來龍去脈的只有大J。一直如父親般照顧著在孤兒院的他,本打算隱瞞一輩子的……

 

現在安田變得如此仇視政府,或許就是大J當初隱瞞的原因吧……

大J一手教育長大的孩子,卻是整盤棋中最不穩定的變數……

 

「嘛……想遠了。」安田將自己的思緒拉了回來。

回過神來時,眼前剛好放了一盤鋼珠,有些是原本的金屬色,有些則還鍍上了銅。之前似乎是買來做測量用的,後來涉谷看到很感興趣,還曾當作子彈用,殺傷力也不容忽視,是足以讓人皮開肉綻的……

 

他握起了一小把鋼珠,看了許久後才緊緊握住……:「看來,我有題材了……」

 

並帶著一個沒安好意的笑……

 

∞           ∞           ∞           ∞           ∞           ∞           ∞

 

大倉準備好更換的衣物後,走出房門前往一樓的浴室洗澡,正好看到迎面而來的安田從浴室走了出來。

「真巧、我正要進去。」大倉低音又黏呼呼的聲音讓安田聽得很興奮。

「真是,早知道我就洗慢一點拉你一起進去了。」安田在情感上是個會丟直球的人。

「別這樣……等等錦戶君聽到……」大倉壓低音量,羞的都想鑽進洞裡……

上次的任務,因為錦戶怕三人處在同個空間會很尷尬,就隨便找個理由跑回家裡……大倉當然知道最好不要在大家面前你儂我儂的。

「我進去洗澡前看到他又帶個女人回來了,短時間他是不會走出來的啦。」也不知道是這方面粗神經還是太過隨興……但房間的隔音的確是做得特別用心,只要關緊門,裡外的聲音的確是無法傳送。

「但也別在走廊上調……」大倉斷了語句,因為……

他好像從對方身上聞到不太對勁的味道……

 

「ヤス……你是又在研發什麼怪東西了嗎?」大倉輕輕皺著眉頭。

「什麼怪東西,那都是現實就有的東西拼湊出來的好嗎!」安田笑著吐槽的內容也不明所以,在脫口而出的時候,應該也沒想讓大倉理解多少。

「你的話我聽不懂啊……」

安田刻意笑得有點淫穢:「等等想要的話,你就直接進我房間吧。」話才說完,人就已經進房了。

「但……你還是沒解釋清楚啊……」

結果變得沒頭沒尾的……是在刻意躲什麼嗎?大倉搔搔頭但也沒有裡出結果,反倒是剛才那股味道一直讓他很在意……

他轉身踏進浴室後,把要換洗的衣物脫了下來,並放進洗衣機內開始清洗。

洗衣機上的櫃子放上了好幾條白毛巾跟浴巾,唯一的辨別方式則是邊角上縫上不同顏色的布料。一樓浴室只有安田、錦戶和大倉三人使用,所以分別是以藍、黃跟綠這三種顏色來區分。其實連牙刷也做了這樣的顏色辨別。就算之後買了其他花樣的牙刷,他們也是特意選擇屬於自己的色系。

拿著自己所屬物並不需要動腦。記憶就好像鑲在他的手上,他完全不會取錯。他還在用力思考著,到底安田身上,夾雜在沐浴乳與洗髮精之中那股突兀的味道是什麼……

就在他打開浴室,進到還充滿水霧的空間時,他終於想通……

 

「是火藥!」

 

∞           ∞           ∞           ∞           ∞           ∞           ∞

 

大倉在猶豫要不要去找安田……

並不主要是因為安田身上有火藥味的殘留,而是他很在意是不是接下來又有任務要執行,而橫山先叫安田做事前的準備。

如果真是如此,那個邀請是不是該答應呢?會不會讓對方太累?

大倉停頓了一下、想想自己真有這麼飢渴嗎!?

他用力甩開那些意識。

當時已經很晚了。雖然知道橫山應該還沒睡,但總覺得這時候不應該打擾他……

 

 

也不知道下午是發生什麼事,原本吃完中餐後一人獨自坐在客廳看書的橫山,似乎直到丸山買了冰淇淋回來時,正好看到橫山與安田在談事情時,就此中斷了……

「咦!?在談正事嗎?」丸山一臉無辜的在兩人視線中徘徊。

「沒有,沒什麼特別的事。」安田搶在橫山前先一步回答。

橫山盯著對方手裡的袋子,想到剛才出門時有特別提說對方要去買冰淇淋回來,便轉了話題:「謝謝你買冰回來,天氣很熱,趕緊把它冰冷凍吧。」又是個沒什麼情緒起伏地回答……緊接著優雅地端起喝空的杯子,走到流理台那清洗。

「真的……沒有打擾你們嗎?」丸山的表情像隻無辜的狸貓,也沒有因為誰在生氣但卻全身不聽使喚地發抖著。

「沒有喔!」

笑得像個天使的安田再次回覆。轉頭看向橫山也得到一個溫暖的笑容,丸山才稍微有點放輕心中的石頭……

但他還是有些在意。直到兩人都離開大廳後,剛好看到走出房門的大倉,便講述了這件事,尋求他的建議……

 

 

先不論橫山的撲克臉,安田倒是個不太會用笑容偽裝的人。就算丸山神經再大條,應該也能發現其中的不自然。大倉在當下反覆詢問丸山真的看起來很自然嗎?丸山倒認為就是平常安田的笑臉,沒什麼不對勁。

所以大倉推測,應該真的不是談什麼大不了的事,這樣的話任務的可能性或許也很低……

真要確認的話,明天在問橫山就可以了,也不急著現在知道,大倉做出最後的總結。

他吹乾頭髮後,把浴室稍微清理的一遍,接著又拿出自己洗好的衣物到陽台晾好。也不再多想什麼,就進了安田的房間……

 


评论
热度(6)
©zoewa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