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ewa

這裡只寫8團同人,嚴重OOC
21CP通吃,不挑食,最愛橫雛
篇章冗長,文也打得很慢...
習慣分段打文
小學生文筆,常出現錯別字,
還請客官見諒...

怪盜∞ 《第四章—黑暗面》-3

●8UPPERS設定但用本名,嚴重OOC
●CP混亂,21CP都可能會出現
●正文都是劇情為主,最多只會有點點甜,車最多只有暗示
●每章節為一個事件,而且會分很多段,所以還請耐心等候m(_ _)m
●如果劇情有BUG,那絕對是因為我太笨又沒有邏輯〒▽〒
●意外發現常常出現錯別字,還請各位見諒〒▽〒


這次的故事其實參考與擷取不少很多日劇電影的環節,
所以應該看的各位會發現很多相似之處,
只是稍微在比日劇「乾脆」一點就是了。
這篇章節也比較血腥一些,
如果感到有些不適,
還請不要繼續看下去,我怕嚇到大家...

另外提一下,
這篇章是以安田為主,
但是很黑的安田,
如不喜歡這個設定,
也不建議大家點閱...

如以上這些都可以接受的話,
那希望大家還看得愉快~~

1   2

---------------------- 


怪盜∞ 《第四章—黑暗面》-3


 

 

「所以……橫山君怎麼想?」

隔天,大倉還真的進了橫山房內問了昨天的事。

要回覆的人,倒是悠哉地在沙發上看著書:「沒怎麼想,安田他想做炸藥是他的自由,沒有說一定是在任務前才準備,這我沒理由管的。不過,最近我的確是沒有接任務的打算。」

也對、一般思考也認為什麼時候做炸藥也沒差,也沒有做炸藥就等同於組織要出任務。誰又規定這不能是興趣呢?大倉覺得真的是自己太過緊張了……

「你那麼在意,昨晚沒問他?」橫山抬頭看向站直身體的高個子,雖然表現的不明顯,但好像注意到什麼……

大倉眨了眨眼,比起被丟回來的問題,他反而歪頭思考著對方眼神的意思……眼睛剛好飄到自己胸上的肌膚……

「啊!?啊啊啊……剛剛、剛你就注意到了!?」大倉揪起了低胸的領口,往上遮住紅成一片像是皮膚過敏的吻痕。

「你進門的時候就發現了。」橫山自然地就像什麼也沒發生,又是低頭看著書中的文字。

難怪剛才村上君跟錦戶君的表情有點怪怪的……雖說他是從自己房間走出來見到他們的,但痕跡一看就知道昨晚發生什麼事,羞恥地真想挖洞往裡跳……

 

「如果你真的那麼在意,要不偷偷跟蹤?」他閱讀完翻到了下一頁,卻同時說出一個提案。大倉都懷疑他真的腦袋能同時消化兩邊的訊息嗎?

「跟蹤!?」為什麼大倉覺得好像在抓姦一樣,又不是說安田外面有了誰……他抿抿嘴做出一些下意識的小動作。

「也只是個提議,決定權還是在你。」橫山接續著說:「安田雖然是個不擅長偽裝的人,但還是要當場抓包他才會說實話。」

這倒也是,安田要說天然也很天然,雖然他很聰明,但不是個很懂得隱藏情緒的人。

「嗯……我知道了……」

「但別給我吵架喔。」橫山的語氣難得變了點調,跟平時冷冷的語氣比起來倒是柔軟許多,這應該是變相暗示他的底線:「情侶吵架我可是會很頭痛的。」

「嗯、這倒不至於。」大倉沉下肩膀後,沒再多說什麼話就離開了。

 

關上門後,橫山的笑有點像是欣慰。

 

卻又好像不只有那種意味……

 

∞           ∞           ∞           ∞           ∞           ∞           ∞

 

又過了一天,安田似乎有了下一步的行動。

但與其說行動,表面上也只像是一般的外出……他只背著一個大背包,說要去逛街購物而已就離開家了。

這算是可疑的舉止嗎?大倉想了幾分鐘之後還是跟了上去!

 

安田的服裝一向都很顯眼,大倉不可能會跟丟。再加上他對情人味道的熟悉度,就算旁邊突然來了一股濃烈的香水,他也能從中確認真正要追隨的味道往哪移動。而且現在安田的身上又有一點火藥味的殘留,那種東西與身體汗水產生的化學效應混出來的氣味,他記得很清楚。

這樣很像緝毒犬嗎?雖然被團員們這樣調侃過,但也算是褒意。大倉看著就隔一個紅綠燈的身影,依舊繼續往前移動……

 

再過去,就是一個大公園了,可沒有店家可以逛吧,安田?他到底想做什麼?

 

燈一轉成綠色,大倉稍微加快步伐跟上去。

 

他可不想跟丟!至少他想親眼見證安田做了什麼,他才有當場逼問的機會!但前方的大公園卻是一片綠意盎然的視野,岔路也像迷宮一樣複雜。他評估最好的距離則是二十步左右,不然一個轉彎可能就會錯過幾秒鐘……

大倉在接近到公園入口處時,好不容易追到理想範圍內,但卻突然湧上一波人群!似乎是因為連三休的假期,一般民眾都想出來走走曬曬太陽,公園就是個很不錯的選擇。

安田反戴的棒球帽原本還能夠辨識,但卻在一群青年從左側往右側移動擋住大倉視線的瞬間……

安田的象徵性標物就消失了!

「糟糕、竟然跟丟了!」大倉只好用奔跑的方式撥開前方的人群。他也不斷注意著味道的位置……

從這裡後向左走了!?

往左邊的指示牌上寫的是公園裡一個大湖的名稱。那裡視野應該很遼闊,絕對不能再跟丟了!

大倉的腦袋運轉時,雙腳已經先一步跑了起來。

但,意料之外的……還是沒看到安田的身影!

四周的確還殘留著安田的味道,特別是旁邊安置的其中一張長椅上,留下比較濃烈的氣味。

安田應該在這裡待了一下……

大倉靠近長椅時,注意到一個小箱子,拿起來還頗有重量。他擔心會不會就是炸彈,馬上抽出口袋裡的瑞士刀割破膠帶……

 

「火藥的粉!?……不、不對……」大倉再仔細一聞,似乎才發現其中的差異……:「似乎只是跟火藥味很相似的沙子……」

被安田擺了一道!?

也對、人的嗅覺與味覺本來就很容易受騙,只要混合一些不可思議的東西就可能得到意想不到的結果,他只是沒想到會被這招蒙騙:「果然被他發現了嗎!?……」

難道安田是在跟他玩捉迷藏的遊戲!?但就算是測試,也沒必要玩這麼大吧?

他丟下紙箱不管,繼續循著安田的味道找下去……

 

就在他要踏出下一個岔路時,正好看到安田一人坐在一張長椅上曬太陽,背的包包也安放在一旁……

「喔、大倉!你怎麼也來了!?」

對方與他對視後露出一個天真可愛的微笑,一時讓大倉忘記自己的目的……

「不、不對……」大倉甩了甩頭,不管三七二十一就上前翻了安田的包包。

「欸欸欸、大倉等等、你在幹嘛啊?」安田還一臉錯愕,不知道大倉到底想做什麼。

結果,把包包內所有的東西都翻出來後,還真沒有一個可疑物品……錢包、鑰匙、水瓶、醫療書籍、繪本跟一支奇異筆。基本上都是他出門會戴的基本配備。

倒是……火藥味依舊還在。

「到底是什麼……你身上殘留的火藥味?」大倉忍不住當場逼問。

「火藥味!?」安田的眼神確實有點動搖,但自己左聞右嗅的動作,倒很像根本沒那回事:「我最近也沒有碰火藥啊,你怎麼會聞到火藥味……」安田搔搔頭想裝傻,大倉這時才反應過來,他早把自己的帽子拿下了。

「但我確實聞到了……」高大的情人在沒得到一個合理的答案之前是絕不妥協的!雖然他的聲音聽起來軟呼呼的,比較像是在撒嬌……

「啊、可能是前一陣子我開始整理實驗室的關係,很不巧前天打翻了之前剩下的火藥粉,雖然趕緊去洗澡了,可能還是殘留一些味道在身上吧。」他邊說邊動作地把東西一個個放回包包內。

安田說的話也沒有不合邏輯,硫化物的味道本來就會殘留一段時間,而且他也的確是前天晚上聞到的沒錯。而且就算本人自己聞不出來了,大倉過於常人的嗅覺還是有辦法聞到。

「這樣啊……」大倉無法反駁什麼,但剛才那個味道像火藥的東西,應該是安田製造出來的才對……:「那在前面有張長椅下的小箱子,是你放的吧?」

「箱子?」安田的眼神又有點異樣,雖然大倉找得到破綻,但卻還是沒有咄咄逼人,他還能思考想出個解釋……:「我剛是從另一邊走來,你說的『前面』是指哪裡?」他恰巧指著大倉所說的反方向。

「就是這裡!」

大倉一把拉著安田往原路走,到了發現箱子的長椅前……

 

卻發現小箱子已經不見了! 

 

「不見了!?……」大倉有些發抖,但他不認為自己認錯地點。沿路走回來時也只有這一處有設置幾張長椅,他發現物品的那一張還是在正中間,所以絕不可能記錯的!

他又走去其他長椅搜尋,但卻連個箱子的影子都沒有……大倉感覺自己像個傻子一樣被耍得團團轉。

安田看到對方慌張的模樣,開始關切起來……:「你真的有看到?」

 

在大倉背對著自己時,安田瞬間露出邪惡的弧線……

 

他當然知道是怎麼回事,而且那箱子也的確是他搞的沒錯!但是大倉,你現在再怎麼努力地找,也不會找到它的……

 

「有、我確實有看到!而且味道……」大倉想著剛才自己捧著箱子聞著的味道:「靠近聞才會發現不是火藥味,是一股奇妙的酸味……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

「或許你只是想太多,」安田趕緊在他轉向自己的時候變回平時的笑容:「好啦、既然你也出門了,我們一起去逛街吧~」他很強勢地握住大倉的手,就往剛才他待的方向移動。

「但我確實……」

反駁的語句被安田一個強勁的吻給堵住了!

等到安田放開大倉的衣襟時,回了對方一個露出兔牙的笑容:「別管了,走吧。」

大倉終於軟下來了,對方都給自己這樣的回應,他沒理由再強硬下去……:「嗯……好吧……」

他們十指交扣,但大倉還是帶著疑惑,一起離開公園。

 

從遠方走來一個人影,從身形來看像是名男子,他雙手捧著一個紙箱……

 

那正是大倉剛才發現的東西!

 

男子擺出像是夾取的方式伸進滿滿像火藥味的沙子中……結果,砂礫輕輕地往四面滑落,被夾起折成一半的東西只是個厚紙板,而中間被紙扣扣住的……

 

的確是一個長得像炸彈的東西!

 



评论
热度(4)
©zoewa
Powered by LOFTER